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激情  »  橙紅年代
橙紅年代
广告

如果橙红年代的故事里没有刘子光……

李纨的至诚集团在大开发集团如炮弹般的打击下节节败退,最终负债累累。在面临倒闭的前一天,大开发聂总找上了李纨,借了李纨一千万的资金,聂总不是什么好心人,这一千万资金的利息只比市面上的高利贷低了一点点。李纨看着摆在她面前的一千万犹豫了很久也只能接受了,这一千万的资金是至诚集团最后的希望,即使明知是陷阱她也只能跳下去了。

一千万让至诚集团起死回生,但一千万带来的利息却让李纨喘不过去来了。

叮玲玲。

电话响起,李纨平复了下情绪,接起电话。

“李总,是我啊,聂万峰。”

李纨颤抖了下,客气道:“是聂总啊,有什么事吗?”

“李总你可真是健忘,明天不是要支付利息了吗?”

果然还是这事,李纨失了神。

聂总得意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传来:“没钱啊?没钱没关系,我这有个朋友说仰慕李总以久,只要李总赏个脸来金碧辉煌一起唱个歌,这个月的利息我朋友付了!你看怎么样啊!”

唱歌?李纨心头涌上一股无奈,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好。”

“爽快!那李总记得好好化妆,也让我这朋友仰慕一下你的风姿。”说著聂总挂断了电话。

李纨瘫坐在椅子上,眼角留下一行清泪。

晚上八点,李纨任由助理卫子纤给自己化妆,卫子纤心疼的擦了擦李纨眼角的泪痕,俩个姑娘守着至诚战斗至今,自己的老板如今落的如此地步她怎么能不心疼。

办公室外的尹秘书看了这里一眼,捏紧了拳头,他自告奋勇说要陪李纨一起去金碧辉煌,但是被拒绝了,因为聂万峰指明要李纨一个人去。聂万峰那个禽兽这么安排要干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李纨失魂落魄的走出公司,在同事略带同情却又似看戏的目光下坐上聂万峰派来的专车,李纨敏锐的感觉到司机看她的目光都带着一丝淫欲。

走进金碧辉煌的时候,一个衣着暴露的中年女子走到李纨面前,李纨看到女子,脸上浮上羞辱。这个女子是金碧辉煌的老鸨,她李纨要是跟在老鸨后面走,不久相当于告诉大家她李纨是鸡吗?

看到李纨的表情,老鸨一脸讥笑说:“走吧,李小姐。”

李纨气的喘气,一个小小老鸨都敢暗嘲她为小姐了。

说完老鸨就自顾自走了,李纨再气也只能跟了上去。

走到包间后,老鸨打开门,一把把李纨推了进去。一见包厢,李纨就脸色铁青,包厢里有五个男子坐在沙发上,身前各有一个小姐含着他们的鸡鸡。

聂万峰看到李纨进来,推开小姐站起身,鸡鸡顿时裸露在空气中,李纨下意识的移开目光。这时聂万峰已经走至身前,搂住了李纨的蛮腰。一身紫色礼服的李纨在这群小姐中自然是天鹅,天鹅就被安排坐在中间,四周五只豺狼流着口水看着李纨。

李纨这一刻的恐惧提升到极致,胸前的丰乳都在颤抖。

聂万峰肥胖油腻的魔抓抚摸著李纨的芊芊玉手,让李纨干恶。聂万峰凑上去吸闻李纨体香,幽静、优雅,这香味才不愧李纨的社会地位。生过孩子却保养得当,她的翘臀和丰乳是金碧辉煌那些小姐完全不能相比的。

聂万峰抓起李纨的手,放在自己的鸡鸡上,李纨急忙挣脱。

聂万峰顿时怒了:“李总,你混迹商城这么多年不会真的以为今天就是唱歌吧?”

“李纨知道,但聂总你看这里不是人有点多吗?”

聂万峰哈哈大笑:“这些都是我朋友,说想尝一尝李总的味道,李总何不随了他们的心意呢!”

李纨脸色大变:“李纨恕难从命。”李纨只以为跟聂万峰睡一觉就行了,没想到这么多人,她心生悔意。

“来了可就走不了了!”聂万峰一拍桌子,两个保安冲了进来抓住想跑的李纨。

“按在桌子上!”聂万峰命令。

李纨被按在桌子上,动弹不得,丰乳因她的挣扎晃动。聂万峰撩起她的礼服,来回抚摸着白花花的翘臀。

“今天,我聂万峰就来个霸王硬上弓!”说著,竟然已经脱下李纨的内裤,本就裸露在外面的鸡鸡在探索李纨的洞口了。李纨挣扎,惨叫,求饶,清泪流下。

“啊!”没用,聂万峰还是顶了进来,李纨的丈夫死了之后她的第一次竟然被聂万峰这么粗暴的顶了进来。虽然不是处,聂万峰拔出来的时候竟然带着一丝血迹。

这一刻李纨放弃了挣扎,任由聂万峰一次又一次的抽插,她微喘,尽量克制着不呻吟,这是她最后的自尊。可聂万峰也是欢场高手怎么会如了她的心意。聂万峰撕裂她的礼服,双手摊上浑圆的乳房,抚摸挑逗著乳头。

“啊~”李纨没克制住,同时红晕上了脸,各位诱惑。

其余男人在一边讨论著李纨,污声秽语让李纨更加羞愧。两个保安退了出去,代替按著李纨的是两个肥胖男子,他们觉得李纨已经散失反抗能力了,压着也只是更加保险。聂总在办事,他们就倒了杯酒在李纨身上,然后吸舔著李纨身上的酒,玩的不亦乐乎。

湿透的礼服遮不住细腻光滑的皮肤,有人吻上李纨的唇,李纨不知道是谁,她左右摇晃,然后被打了一巴掌。然后她就放弃抵抗了,她不想反抗了。走出这个门要面对天文数字的利息,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那还反抗什么?

于是她任由一嘴烟味的臭嘴挑逗她的香舌,带着戒指的右手套弄著一根小鸡鸡,另一只手的鸡鸡稍微大点。聂总加速抽插时她也任由自己放声呻吟,那声音比女歌手更动人。她的乳房不知道被谁粗暴的把玩。

有人将鸡鸡放在她嘴边,这她真的接受不了,可是她的鼻子被捏住了,在她无法呼吸的时候她还是张开了嘴,腥臭味扑面而来,她感觉快吐了。

聂总将李纨换了个姿势躺在桌子上,李纨乘势吐出腥臭的鸡鸡,但很快另一根鸡鸡就进来了。换姿势的原因是有个男人在一边看了半天受不了了,蹲在桌子上跨在李纨身体上,用李纨的乳房来摩擦自己的鸡鸡。

这时,聂总忽然抽了出来,走到李纨嘴边代替了那个人。而原来用李纨嘴巴的人用了小穴,被李纨口的湿漉漉的鸡鸡很快溜了进去。

“啊~”李纨呻吟,苦守闺房多年的身体有感觉了,刚一阵诱人的呻吟李纨又咳了起来,竟是聂万峰射在了她嘴里,白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嘴角滑了下来。聂万峰射完又插了几下,把精液弄干净之后才心满意足的走到一边唱歌。

聂万峰唱歌像是鬼哭狼嚎,身前那个肥胖男人在她身上抽插时的声响像恶魔的鞭子在抽打她的灵魂。李纨从未感觉像现在这样绝望。

这时男人坐在了沙发上,李纨跨在男子鸡鸡上,这一顶,顶到了深处,李纨觉得小穴都快裂开了,然后一下又一下,她的乳头被狠狠咬住,她分不清是下体更痛还是乳头更痛。

男人像在冲刺,速度很快,其余几个似乎知道所有没有打断他,只是饥渴难耐的在李纨的身体、翘臀上游走。

“啊~不要~不要!”可是男子没有高潮的意思,李纨却感觉要高潮。

“不要?”男子讥笑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啊!停一下!要坏了!”李纨只能放声呻吟了。

“你求我啊。”男子得意笑道。

李纨咬了下唇似要拒绝,男子再次加速了。

“啊啊啊啊啊啊!求你了!停一下!求你了求你了!”

男子放声大笑,抓住李纨蛮腰再次加速进行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李纨潮红著脸,一对大白兔不停摇晃,美人骑马,特别诱人。

一边休息的聂万峰顺势拿出手机拍了个小视频。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救命啊!啊啊啊!”李纨感觉身体下面有一股热流,只要再一点刺激就要喷涌出去了。这一点刺激如期而至,男子深深的顶了进去,李纨颤抖著潮吹了。

潮吹之后,李纨一阵失神,然后不可置信又羞愧的捧著脸,想找个角落钻进去。而这时男人的鸡鸡动了动,李纨这才发现男子竟然还没高潮,又动了起来。李纨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被男子一把拉了起来。

“不要,停一下。”李纨连忙求饶。

男子不管不顾,将李纨按在墙上再次顶了进去。很快,伴随着呻吟,李纨再次达到了高潮。而男子却还没满足,按著李纨似乎还要再来一次。

这时聂万峰开口了:“李建国,休息一下吧。”

原来男子叫李建国,李纨不自觉的记下了这个名字,这个人可比她死去的丈夫强多了……想到这她更加羞愧了。

“是的聂总。”说著李建国将李纨推到了聂万峰身边。其余几个男子见聂万峰发话也不敢说什么,先找了个小姐泄泄火。

“怎么样啊李总,舒服吗?”聂万峰讥笑道。

李总低着头没有说话。

聂万峰翘了个二郎腿,说:“李总啊,给我倒杯酒。”

李纨刚想拒绝却发现李建国靠了过来,她一颤急忙拿起酒壶倒了杯酒给聂万峰。聂万峰捧起李纨的脸,此时的她披头散发早已没有至诚集团董事长的风采了。聂万峰拍了拍李纨的脸,笑着说:“懂事点,你会活的比较轻松。”

李纨没有回答。

聂万峰张开双腿,李纨顿了一下,还是凑上前含住了聂万峰的鸡鸡。这一刻,李纨的明亮的眼眸失去了光彩,她彻底绝望了。所以后面插进来的鸡鸡她也不觉得难受了,反而有点舒服,一度让她流连忘返。

就这样吧,也挺好了,走出金碧辉煌她还是那个光鲜亮丽的至诚董事长李纨,虽然这一刻脏了点。

后来李纨陪他们玩了很多淫秽的游戏,用麦克风插她的小穴,让她嘴对嘴喂酒喂吃的,让她用舌头给他们洗澡,甚至带上狗链在包间走了一圈又一圈。他们笑,李纨就陪他们笑。他们要操,李纨就尽情呻吟。

直到他们玩够之后,李纨被带回李建国家,操了整整一夜。

如果橙红年代的故事里没有刘子光……

李纨的至诚集团在大开发集团如炮弹般的打击下节节败退,最终负债累累。在面临倒闭的前一天,大开发聂总找上了李纨,借了李纨一千万的资金,聂总不是什么好心人,这一千万资金的利息只比市面上的高利贷低了一点点。李纨看着摆在她面前的一千万犹豫了很久也只能接受了,这一千万的资金是至诚集团最后的希望,即使明知是陷阱她也只能跳下去了。

一千万让至诚集团起死回生,但一千万带来的利息却让李纨喘不过去来了。

叮玲玲。

电话响起,李纨平复了下情绪,接起电话。

“李总,是我啊,聂万峰。”

李纨颤抖了下,客气道:“是聂总啊,有什么事吗?”

“李总你可真是健忘,明天不是要支付利息了吗?”

果然还是这事,李纨失了神。

聂总得意的声音在电话那头传来:“没钱啊?没钱没关系,我这有个朋友说仰慕李总以久,只要李总赏个脸来金碧辉煌一起唱个歌,这个月的利息我朋友付了!你看怎么样啊!”

唱歌?李纨心头涌上一股无奈,她没有拒绝的权利。

“好。”

“爽快!那李总记得好好化妆,也让我这朋友仰慕一下你的风姿。”说著聂总挂断了电话。

李纨瘫坐在椅子上,眼角留下一行清泪。

晚上八点,李纨任由助理卫子纤给自己化妆,卫子纤心疼的擦了擦李纨眼角的泪痕,俩个姑娘守着至诚战斗至今,自己的老板如今落的如此地步她怎么能不心疼。

办公室外的尹秘书看了这里一眼,捏紧了拳头,他自告奋勇说要陪李纨一起去金碧辉煌,但是被拒绝了,因为聂万峰指明要李纨一个人去。聂万峰那个禽兽这么安排要干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李纨失魂落魄的走出公司,在同事略带同情却又似看戏的目光下坐上聂万峰派来的专车,李纨敏锐的感觉到司机看她的目光都带着一丝淫欲。

走进金碧辉煌的时候,一个衣着暴露的中年女子走到李纨面前,李纨看到女子,脸上浮上羞辱。这个女子是金碧辉煌的老鸨,她李纨要是跟在老鸨后面走,不久相当于告诉大家她李纨是鸡吗?

看到李纨的表情,老鸨一脸讥笑说:“走吧,李小姐。”

李纨气的喘气,一个小小老鸨都敢暗嘲她为小姐了。

说完老鸨就自顾自走了,李纨再气也只能跟了上去。

走到包间后,老鸨打开门,一把把李纨推了进去。一见包厢,李纨就脸色铁青,包厢里有五个男子坐在沙发上,身前各有一个小姐含着他们的鸡鸡。

聂万峰看到李纨进来,推开小姐站起身,鸡鸡顿时裸露在空气中,李纨下意识的移开目光。这时聂万峰已经走至身前,搂住了李纨的蛮腰。一身紫色礼服的李纨在这群小姐中自然是天鹅,天鹅就被安排坐在中间,四周五只豺狼流着口水看着李纨。

李纨这一刻的恐惧提升到极致,胸前的丰乳都在颤抖。

聂万峰肥胖油腻的魔抓抚摸著李纨的芊芊玉手,让李纨干恶。聂万峰凑上去吸闻李纨体香,幽静、优雅,这香味才不愧李纨的社会地位。生过孩子却保养得当,她的翘臀和丰乳是金碧辉煌那些小姐完全不能相比的。

聂万峰抓起李纨的手,放在自己的鸡鸡上,李纨急忙挣脱。

聂万峰顿时怒了:“李总,你混迹商城这么多年不会真的以为今天就是唱歌吧?”

“李纨知道,但聂总你看这里不是人有点多吗?”

聂万峰哈哈大笑:“这些都是我朋友,说想尝一尝李总的味道,李总何不随了他们的心意呢!”

李纨脸色大变:“李纨恕难从命。”李纨只以为跟聂万峰睡一觉就行了,没想到这么多人,她心生悔意。

“来了可就走不了了!”聂万峰一拍桌子,两个保安冲了进来抓住想跑的李纨。

“按在桌子上!”聂万峰命令。

李纨被按在桌子上,动弹不得,丰乳因她的挣扎晃动。聂万峰撩起她的礼服,来回抚摸着白花花的翘臀。

“今天,我聂万峰就来个霸王硬上弓!”说著,竟然已经脱下李纨的内裤,本就裸露在外面的鸡鸡在探索李纨的洞口了。李纨挣扎,惨叫,求饶,清泪流下。

“啊!”没用,聂万峰还是顶了进来,李纨的丈夫死了之后她的第一次竟然被聂万峰这么粗暴的顶了进来。虽然不是处,聂万峰拔出来的时候竟然带着一丝血迹。

这一刻李纨放弃了挣扎,任由聂万峰一次又一次的抽插,她微喘,尽量克制着不呻吟,这是她最后的自尊。可聂万峰也是欢场高手怎么会如了她的心意。聂万峰撕裂她的礼服,双手摊上浑圆的乳房,抚摸挑逗著乳头。

“啊~”李纨没克制住,同时红晕上了脸,各位诱惑。

其余男人在一边讨论著李纨,污声秽语让李纨更加羞愧。两个保安退了出去,代替按著李纨的是两个肥胖男子,他们觉得李纨已经散失反抗能力了,压着也只是更加保险。聂总在办事,他们就倒了杯酒在李纨身上,然后吸舔著李纨身上的酒,玩的不亦乐乎。

湿透的礼服遮不住细腻光滑的皮肤,有人吻上李纨的唇,李纨不知道是谁,她左右摇晃,然后被打了一巴掌。然后她就放弃抵抗了,她不想反抗了。走出这个门要面对天文数字的利息,既然已经到这个地步了那还反抗什么?

于是她任由一嘴烟味的臭嘴挑逗她的香舌,带着戒指的右手套弄著一根小鸡鸡,另一只手的鸡鸡稍微大点。聂总加速抽插时她也任由自己放声呻吟,那声音比女歌手更动人。她的乳房不知道被谁粗暴的把玩。

有人将鸡鸡放在她嘴边,这她真的接受不了,可是她的鼻子被捏住了,在她无法呼吸的时候她还是张开了嘴,腥臭味扑面而来,她感觉快吐了。

聂总将李纨换了个姿势躺在桌子上,李纨乘势吐出腥臭的鸡鸡,但很快另一根鸡鸡就进来了。换姿势的原因是有个男人在一边看了半天受不了了,蹲在桌子上跨在李纨身体上,用李纨的乳房来摩擦自己的鸡鸡。

这时,聂总忽然抽了出来,走到李纨嘴边代替了那个人。而原来用李纨嘴巴的人用了小穴,被李纨口的湿漉漉的鸡鸡很快溜了进去。

“啊~”李纨呻吟,苦守闺房多年的身体有感觉了,刚一阵诱人的呻吟李纨又咳了起来,竟是聂万峰射在了她嘴里,白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嘴角滑了下来。聂万峰射完又插了几下,把精液弄干净之后才心满意足的走到一边唱歌。

聂万峰唱歌像是鬼哭狼嚎,身前那个肥胖男人在她身上抽插时的声响像恶魔的鞭子在抽打她的灵魂。李纨从未感觉像现在这样绝望。

这时男人坐在了沙发上,李纨跨在男子鸡鸡上,这一顶,顶到了深处,李纨觉得小穴都快裂开了,然后一下又一下,她的乳头被狠狠咬住,她分不清是下体更痛还是乳头更痛。

男人像在冲刺,速度很快,其余几个似乎知道所有没有打断他,只是饥渴难耐的在李纨的身体、翘臀上游走。

“啊~不要~不要!”可是男子没有高潮的意思,李纨却感觉要高潮。

“不要?”男子讥笑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啊!停一下!要坏了!”李纨只能放声呻吟了。

“你求我啊。”男子得意笑道。

李纨咬了下唇似要拒绝,男子再次加速了。

“啊啊啊啊啊啊!求你了!停一下!求你了求你了!”

男子放声大笑,抓住李纨蛮腰再次加速进行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李纨潮红著脸,一对大白兔不停摇晃,美人骑马,特别诱人。

一边休息的聂万峰顺势拿出手机拍了个小视频。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救命啊!啊啊啊!”李纨感觉身体下面有一股热流,只要再一点刺激就要喷涌出去了。这一点刺激如期而至,男子深深的顶了进去,李纨颤抖著潮吹了。

潮吹之后,李纨一阵失神,然后不可置信又羞愧的捧著脸,想找个角落钻进去。而这时男人的鸡鸡动了动,李纨这才发现男子竟然还没高潮,又动了起来。李纨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被男子一把拉了起来。

“不要,停一下。”李纨连忙求饶。

男子不管不顾,将李纨按在墙上再次顶了进去。很快,伴随着呻吟,李纨再次达到了高潮。而男子却还没满足,按著李纨似乎还要再来一次。

这时聂万峰开口了:“李建国,休息一下吧。”

原来男子叫李建国,李纨不自觉的记下了这个名字,这个人可比她死去的丈夫强多了……想到这她更加羞愧了。

“是的聂总。”说著李建国将李纨推到了聂万峰身边。其余几个男子见聂万峰发话也不敢说什么,先找了个小姐泄泄火。

“怎么样啊李总,舒服吗?”聂万峰讥笑道。

李总低着头没有说话。

聂万峰翘了个二郎腿,说:“李总啊,给我倒杯酒。”

李纨刚想拒绝却发现李建国靠了过来,她一颤急忙拿起酒壶倒了杯酒给聂万峰。聂万峰捧起李纨的脸,此时的她披头散发早已没有至诚集团董事长的风采了。聂万峰拍了拍李纨的脸,笑着说:“懂事点,你会活的比较轻松。”

李纨没有回答。

聂万峰张开双腿,李纨顿了一下,还是凑上前含住了聂万峰的鸡鸡。这一刻,李纨的明亮的眼眸失去了光彩,她彻底绝望了。所以后面插进来的鸡鸡她也不觉得难受了,反而有点舒服,一度让她流连忘返。

就这样吧,也挺好了,走出金碧辉煌她还是那个光鲜亮丽的至诚董事长李纨,虽然这一刻脏了点。

后来李纨陪他们玩了很多淫秽的游戏,用麦克风插她的小穴,让她嘴对嘴喂酒喂吃的,让她用舌头给他们洗澡,甚至带上狗链在包间走了一圈又一圈。他们笑,李纨就陪他们笑。他们要操,李纨就尽情呻吟。

直到他们玩够之后,李纨被带回李建国家,操了整整一夜。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