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激情  »  邪惡的女醫生
邪惡的女醫生
广告

琳琳觉得非常不舒服,她紧张的坐在等候室里,强迫着自己看着天花板,尽量避免目光与柜台的年轻秘书接触,年轻的秘书小姐打量著这位焦虑的女士,并暗中计算,她发现那位女士约每十分钟就看一次手表…

琳琳最近感觉到自己被工作压力压的快要神经崩溃,她埋怨周遭一切事物,更在无形中将自己孤立起来,这种情形直到瑞琪儿打电话给她以后…

瑞琪儿,在电话她告诉琳琳,是一个关心她的好朋友主动向她提出,并希望她能帮助琳琳一些忙,当她告诉琳琳自己是一个催眠士时,琳琳联想起了古代的妖术和传说中的女巫等…

她知道有一个朋友不断在她面前提起,琳琳总觉得这是一个科学时代,这种无意义的事她是不可能采纳的。她也婉谢过许多次。

直到琳琳疲倦的身心终于向她提出严重的抗议,就在那一个重要的会议上,她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脑海里突然无法组织任何思绪,在众人面前中她无法开口她的报告而羞愧的想躲起来。

会后她一个人静静的躲在漆黑的家中哭泣,她无助的想着一些事情,并试着努力整理失控的情绪,天啊…她呐喊著到底谁可以帮忙她?

“琳琳,我是瑞琪儿,妳好吗?我知道现在的妳是需要朋友的帮忙,不是吗?”

琳琳拿着电话听筒,悲伤的咬著牙不发一语。

“相信我,我们都是女性,我知道妳面临的困境,是多么的糟糕,想想妳的朋友,她是多么的关心妳,她经常告诉我妳遭遇的困难,她很担心妳…妳能告诉我一些妳的是吗?”

琳琳坐着,茫然的看着桌子,她根本不想告诉任何人,更不想要任何该死的同情,她只想要静静的…

瑞琪儿的声音是如此的温柔,因为琳琳并未挂上电话,她不动的坐在那里,瑞琪儿说:“琳琳,说真的,来我的办公室,我保证就只有妳和我,我们面对面的交谈,当然那是非常隐密的,妳应该了解,这是一个可以改变妳的机会不是吗?明天下午我让秘书为妳安排一个约会…”

瑞琪儿温柔甜美的声音阻止了琳琳想逃走的念头,琳琳感觉到自己的心情确实平静不少,但她内心清楚的知道,她依然不敢勇敢的答应,她选择了沉默…

瑞琪儿似乎了解,在双方都不说话约数分钟后,她说:“好吧!琳琳,我能想像我们将会有个快乐的晤谈,那是一个能帮助妳真正放松的约会,明天下午五点见,妳有我的地址…”

发呆,琳琳凝视著这部电话,点点头。

瑞琪儿柔美的声音飘荡在琳琳的耳朵中,她喃喃自语,数分钟后她突然惊觉到自己竟然拿着电话发呆,她挂上电话,但内心承认心情好很多了…。

第二天,不知道自己是神经过敏还是见鬼了,琳琳老觉得瑞琪儿的声音不时的提醒著自己心灵深处,提醒她她能帮助。

琳琳感觉到不安,好像瑞琪儿是个开业的巫师,在神秘的地方摇动着魔法棒子,而令她吃惊的是,她的心情却是有获得改善,好奇的,她决定去拜访瑞琪儿,她低声轻语,不管是瑞琪儿或是任何人,都别想将她催眠…。

琳琳不安的坐在等候室,尝试着躲避那秘书疑惑的眼神…。

她听到办公室的门打开,她看到一个女人,那是一个大约与自己年龄相同的女人走了出来,穿过一条短的走廊,微笑的走向柜台,她打开自己得皮包,开了一张支票,交给了秘书小姐。

秘书脸上徜徉着令人目眩的微笑,跟着这位女人送出门口:“再见,凯琳,下次见…。”

当秘书告诉她:“琳琳,待会瑞琪儿马上就可以和妳见面,请妳稍等一下”琳琳点头紧张的看着秘书小姐离开…。

琳琳望着窗外,被一个突来的声音吓一跳,那个温柔的声音是曾经出现在她家电话里,她抬头发现瑞琪儿已经站立在她面前,她甚至没有发觉到瑞琪儿的脚步声…。

“喔,我亲爱的琳琳,妳真的来了,我好高兴,我叫瑞琪儿,”瑞琪儿一双明亮的褐色眼睛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琳琳…。

琳琳站起来,瑞琪儿伸出友善的双手,拉着琳琳走向工作室,并回头对着秘书说:“珊德拉,今天还有预约吗?”

珊德拉快速的翻阅著柜台的时程表摇摇头,瑞琪儿微笑的告诉珊德拉可以将大门锁上并先提早下班回家去。

当瑞琪儿牵着琳琳进入办公室后,珊德拉露出一种神秘的诡笑,她知道瑞琪儿今天将有个美好的夜晚…。

瑞琪儿的办公室装潢得很豪华,厚地毯,舒服的躺椅,一张原木制的大办公桌,和一张医生用来检查用的工作台,琳琳好奇的凝视著这些,这感觉让人更不安与紧张,瑞琪儿微笑的解释着她同时也替一些朋友做一些关于脊椎指压治疗等按摩等。

琳琳想着女巫、巫术、医生…。

瑞琪儿邀请琳琳坐下,琳琳舒适的靠在那丝绒躺椅上,瑞琪儿坐着一张办公大皮椅,她旋转着角度与琳琳面对面静静的不说话,温柔的微笑着。

琳琳看着瑞琪儿觉得很奇怪,她等待着,她感觉到瑞琪儿的眼神有股说不出的神秘…。

不知过了多久,瑞琪儿柔和的说:“琳琳,告诉我为什么今天妳会来到这里?”

为一些原因,琳琳发觉难以回答,她支吾地说:“工作…压力…”瑞琪儿点头:

“是的,琳琳,压力…有如此多的…压力…活在妳的生命四周里。”

琳琳慢慢地点头…。

“妳想要使它离开,不是吗?”一个犹豫的点头,琳琳目光停在瑞琪儿的脸上。

“真是怪异”琳琳想,她不催眠我反而说这些废话,或许、她或许只是想要跟我谈谈而已…她似乎真的懂一点,我要的只是让这压力远离我,她了解、瑞琪儿了解。

琳琳看着瑞琪儿的眼睛,琳琳仍然靠着躺椅,沉默的等候,她注意到为什么这房间突然似乎变的很安静呢?

瑞琪儿的声音温和地好像从遥远处传来:“琳琳,放松其实并不难,它是如此容易的,只要妳自己告诉妳想要放松,并尝试让它发生,那就会是妳的,琳琳,妳看,就是如此容易,如此容易的…”

这种的放松,琳琳想到她自己,这感觉真的很好,我不必被催眠,只要跟我谈谈心事;我的感觉就可以获得抒解,…催眠状态、巫术,真无意义,她不需要那些。

她觉得只要照着瑞琪儿的话,它并不是想像中如此困难的,为什么我不知道呢?琳琳想像它是如此简单的,如此容易的…。

琳琳看着瑞琪儿的褐色的眼睛,慢慢地开始感觉,好像是浮在空中的她,琳琳不断告诉自己…放松…。

瑞琪儿凝视琳琳,她看见了琳琳身体慢慢的松弛,瑞琪儿锁住琳琳的眼神。

“是,琳琳,它如此容易,妳现在不正在学习它,琳琳,如此容易的,放松,此时妳能感觉自己放松?”

琳琳慢慢地点头,她感觉眼睛很轻松,她想像是在做梦,压力被自己赶出去,我正现在放松,压力走开,很容易,如此容易的,我正在学习放松…

她的耳朵好像是充满些奇怪的事物,瑞琪儿的声音…

而她的身体也感受到奇怪的经验,那是种未曾有过的奇怪经验…

“非常的好,琳琳”瑞琪儿微笑地说,她的声音像是在耳朵旁轻声细语。

“了不起,妳知道;因为妳可以放松,不论何时妳想要放松,只要告诉妳自己妳想要放松并且让它发生,那不就对了吗?琳琳。”

琳琳的头轻微的上下震动,琳琳不断在想着放松,是如此容易的,放松、放松,如此容易的、放松…。

瑞琪儿看着琳琳嘴唇慢慢分开,她身体柔软的,松弛的深深的融入这张躺椅里,她的瞳孔慢慢放大…。

瑞琪儿感觉很好,轻声的说“琳琳,妳现在正放松著,很舒服、放轻松,妳自已已经做到了,琳琳,妳告诉妳自己妳要放松和妳也让它发生了不是吗?琳琳。”

琳琳微微的点头前并同意瑞琪儿的看法,我做到它了,琳琳暗想着,我很轻松,没有压力…”

“非常好,放松,琳琳”,琳琳点头,瑞琪儿继续:“它是很舒服,全身继续的放松,妳能够允许自己放松,不论何时只要妳需要放松…”

瑞琪儿的声音深深的进入她的心灵:“很好,琳琳妳应该察觉到不同的感受,而当妳身体越来越放松时,妳的心灵同时也放松,妳的身体和心灵是合而为一,现在两者都越来越放松,感觉如此的好,感觉妳的身体越来越放松,感觉妳的心灵越来越放松,非常好…”

瑞琪儿深深的凝视进入琳琳的眼睛,她看见了暗淡,也看见了琳琳脸部肌肉呈现著安详轻松,琳琳意识慢慢离开自己心灵,瑞琪儿继续看着琳琳呆滞’的眼睛,她内心升起一种欲望,而她的手指轻轻来回在琳琳柔软的身躯抚摸著,抗有些事物潮湿的与柔软的。

琳琳似乎未察觉瑞琪儿的动做,除了看着瑞琪儿的眼睛,全身蹒跚于这张躺椅里,她头脑已是只一片空白,漫无目的等候着瑞琪儿的声音,那声音让她轻松的飘着…

一会儿瑞琪儿轻声的对着这发呆的女人:“现在,琳琳,妳感觉是如此好,如此轻松,如此平静、和平的,妳知道,从前不曾学习到很多其他的东西,妳知道自己有能力去做,而我将教妳如何做,琳琳,妳将向我学习。”

琳琳恍恍惚惚地点头,她的眼睛逃不出瑞琪儿的控制,瑞琪儿温和地微笑,“我将教妳更多,琳琳,妳将是一位非常的好学生,一位非常的好学生,妳将学会很多,琳琳,在我们上第一课之前妳现在可告诉妳自己完全地放松,每一个肌肉,每一个神经,都能放松,妳的眼睛,琳琳,妳疲倦的眼睛需要放松,感觉妳的眼睛放松,琳琳,很好,妳发现它是如此容易的,完全地放松…”

琳琳感觉眼皮微微抖动,然后轻轻地关上,

瑞琪儿的眼睛仔细的观察,琳琳她的心灵一片空白的,瑞琪儿柔和地叹息:“真好,真好…”。

瑞琪儿闭上她的眼睛一会儿后,又打开她的眼睛,她看着睡着了的琳琳,安详躺在这张躺椅,她长的如此迷人,一位好学生,真容易,一瞬间,瑞琪儿优雅地脱去身上衣裤,她全身赤裸站在琳琳身旁,预备好为琳琳上第一课:“完全地放轻松,琳琳,你可以它感觉到,身心完全地放轻松,身体和心灵舒服地休息,它感觉如此好,而它是如此容易的,如此容易的…”

瑞琪儿她自己微笑着,它真的很容易。

琳琳觉得自己在一个空间飘浮,在梦中她发觉到一个温暖的光辉,那个光辉似乎包裹她全部的身体,非常好,然后,听到瑞琪儿的声音,如此柔软的,如此温暖的、温和地笼罩住她的身体,柔软的感觉…

“琳琳,现在妳将开始学习很多东西,那是关于妳自己的很多东西,很多东西妳内心知道,只是不曾发觉,而他们对于妳的生命而言是很重要的,琳琳,妳将会在未来跟我学习到很多知识,琳琳,妳内心知道,妳有这个力量,放松妳的全部的身体和心灵,妳知道,不论何时妳将发现只要妳感觉需要它,它就在内心里,琳琳,如同妳的老师,妳了解也允许我有这种能力随时可以将妳放置于一个轻松且迅速地梦境中,妳了解这是当然的,琳琳?”

琳琳脑海里已经没有任何主意去分辨为什么这是当然的,她只知道那个瑞琪儿在问她,而听到瑞琪儿的声音感觉是那么的好,瑞琪儿借由催眠的力量使琳琳点头,她了解也同意这位老师的意见。

“琳琳,妳真的是非常仁慈,谢谢妳的理解,而琳琳,我现在将教妳如何迅速地进入这舒适的、轻松的梦境中,我想妳是需要它的。”

“琳琳,当听到我的声音告诉妳,‘爱是无止境的付出’琳琳任何什么时候当妳听到这句话,琳琳,妳将允许妳自己放松,身体和心灵,不论妳在那里,或无论妳正在做任何事,听到我说这句话后将立即地放松妳自己,妳的身体将迅速变成熟睡般的安静,而妳的心灵将立刻打开,然后允许我教妳更多东西,了解吗?琳琳”

琳琳点头。

“非常的好,琳琳,妳是一位优秀的学生,而优秀必定得到奖赏,我在想要如何奖赏妳,我已经发现琳琳妳的本领和天份讲,可让妳更迅速、容易地学习。”

瑞琪儿暂停一会后,进入第一阶段…

“琳琳,现在妳自己可以感觉到,感觉到妳的身体正轻松与舒适的躺在这张椅子上,感觉到我的声音,妳知道可以从我这里,妳的老师,学到越来越多的东西。”

琳琳无助的躺在这张椅子,她的头侧向另一边,瑞琪儿注意这些东西,而琳琳仍然平静的沉睡着,听老师的声音…。

“琳琳,妳需要移动妳的头,那是可以让妳变成更舒适的,妳现在完全地是舒适的,琳琳,妳就像在梦中,妳感觉妳自己越来越舒适,越来越轻松,妳能感觉妳自己浸沉及深深的睡在这张椅子,妳现正休息。温软祥和的感觉它包围及围绕着妳,很好,感觉它的柔软吗?”

琳琳朦胧中微笑着,她是舒服的享受着,深深的、柔软的、如此温暖舒适的…。

“好柔软,好温暖,琳琳,这样温暖,妳感觉到它吗?”

琳琳又点头,她的心灵慢慢充满著温暖的感觉。

“好温暖,琳琳,妳渴望得到更多这种温暖所带来的快乐,如果不是因为妳的衣服,是的,妳发现自己开始烦恼身上穿的衣服,它是阻止妳达到更快乐的梦中?”

琳琳觉得有些事物不对劲,内心重复著“温暖的、衣服、放松、衣服、温暖的,不对劲、衣服、放松、不穿衣服,温暖脱掉衣服、不穿衣服、不穿衣服、温暖的、放松、不穿衣服。”

琳琳双手无力的挣扎,瑞琪儿继续控制她的心灵。

“是的,琳琳,妳多么想要体验这柔软的躺椅爱抚妳的身体呢?妳能够允许它发生的,相信我,妳能够很容易地除去任何衣服,除去那妨碍妳放松的衣服,妳的身体可以自由行动,而妳也允许妳自己这样地做,琳琳。”

瑞琪儿看着琳琳慢慢地移动到她的双手,然后双手移动到自己衬衫第一个钮釦处,没有任何羞耻心,缓慢、迟钝的松开第一颗钮扣,瑞琪儿几乎不敢呼吸,看着琳琳解开下一个钮扣又下一个,琳琳被引导著身体想要更加放松、更温暖,那柔软的椅子,她很容易的解开所有的钮釦…。

现在琳琳听到瑞琪儿低声的说:“让我帮助妳,琳琳,妳允许妳的老师帮妳?”

琳琳点头,她全身轻轻的发抖著,瑞琪儿辛苦地将琳琳的衬衫脱下来,并将它丢到地上与自己脱下来的衣服堆在一起…。

瑞琪儿低头欣赏著琳琳白色丝带的胸罩。

瑞琪儿几乎窒息,沙哑的说:“让我帮助妳,琳琳,妳要脱去妳全身的衣服?”

琳琳点点头,她的脸慵懒的微笑着,

当琳琳笨拙的想要解开她的胸罩的釦子,瑞琪儿发现到,并帮忙她解开背后胸罩的扣带,她清晰的看见琳琳那丰满的乳房时,瑞琪儿感觉到她自己的乳头渐渐变硬…

瑞琪儿继续怂恿琳琳…。

她看着琳琳的乳头时她的手爱抚着她自己的身体,而琳琳正试着去拉开她的裙子的拉链,瑞琪儿绉著眉,因为这条拉链是在后头。

“我来帮你,琳琳”琳琳好像只会点头。

瑞琪儿继续:“我必须移动妳的身体,琳琳,但这将完全不会打扰妳,而妳的肌肤将可以享受这柔软温暖的椅子所带来的美好感觉,妳可发现妳自己沉没在深深的、深深的梦幻中。”

她将琳琳身体轻轻的翻转直到发现这条拉链,并享受着慢慢将她的裙子、丝袜拔下来…。

瑞琪儿发出一个赞美的呻吟,她看琳琳白色丝质的内裤,内裤旁并露出一些卷曲的黑色阴毛…。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琳琳全身一丝不挂的瘫痪在躺椅上,双腿无力的被分开并抬高架在桌边上。

瑞琪儿望着眼前的睡美人,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后,忍不住轻轻的将唇印上了琳琳那白晰细嫩的肩膀,并不停的舔了起来,轻轻的慢慢的舔著,咬著,不只是肩膀、耳朵及颈部,她都不放过的轻咬著,或是吸吮著。琳琳的裸体不断的颤抖著,嘴唇发出阵阵的喘息声。

“琳琳,妳发现妳自己现在躺在这张椅子,妳迅速地发现妳自己沉没到深深的…松弛,它是如此容易的,琳琳,尽管放心,深深的,非常容易的…”

琳琳她很听话的照办了,她非常疲倦的进入那深深的梦幻中…。

瑞琪儿摸著琳琳的玉体,她柔捏著琳琳坚挺的乳头,当瑞琪儿的右手手指接触到琳琳的下体时,有一股热气透过指尖传到了琳琳的心灵深处…。

“放松,放轻松的学习、感觉、你将会非常舒服的,服从我要妳为我做的任何事,妳将高兴的取悦于我,知道吗?妳的心里现在一片空白,妳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欲望,对,妳需要任何能满足自己的方法。”

瑞琪儿大胆的将琳琳双腿分的更开…,她的舌头轻轻舔著琳琳的下阴部,从她的大阴唇舔到小阴唇…,琳琳开始不断的呻吟起来…。

瑞琪儿兴奋的抱着琳琳,她想要从琳琳那获取最大的满足,她命令琳琳也同样的舔著自己的下体…。

琳琳对于这样不洁的动作,不想服从…

“琳琳,你将完全按照我的旨意去执行,知道吗?”琳琳洗脑后服从的伸出舌头轻轻的碰触一下,即使只是轻轻的动作,却使的她体内的欲望向怒火燎原般的燃烧起来,她不再抗拒顺从的伸出舌头舔著老师整个下体阴道的部位…。

“琳琳,跟着我的动作”

瑞琪儿的腰部因兴奋而越来越激烈了,她暗示著琳琳的舌头快速的舔著,老师的舌头含着琳琳的肉蕾,并将舌头深深的伸进阴道里…。

琳琳一样跟着这个动作,二个女人发出愉悦的叫声,办公室内充满著淫秽的气息…琳琳饮著那老师蜜穴流出来的果汁,慢慢的舔著,瑞琪儿的舌头顶着琳琳的二片小山丘,她希望琳琳能更深入些…。

琳琳有时觉得老师的舌头像电棒一样,电击使她麻酥感,发出了低呜声。

“啊,好舒服啊!”

老师紧紧的压着琳琳的屁股,好像要吞噬她一样,舌尖不断的逗著…。

“啊,我快死了,真舒服…”二个女人淫乱的叫着。

琳琳缓缓的将舌头舔著老师的外阴唇,小心翼翼的吮舔著,深怕它碎了一般,手指抚顺着她的阴毛…而瑞琪儿的舌头此时就像是棒子一样在琳琳的阴道内来回恣意抽送著,晕炫中琳琳的阴唇收缩了一下,将老师的舌头包容著。

瑞琪儿开使用手指不断的拨弄著琳琳下体那花蕾般的肉瓣,看着催眠中琳琳兴奋的肉体,她用中指插了进去,琳琳涌出了大量的爱液顺着她的手指滑下,琳琳也同时用手指抚弄著自己相同的部位…。

二个人的身体就这样的摆动着,一只手在对方下体,一只手在对方的乳房上,努力的乱揉,呈现出一种头上脚下上下姿势。

琳琳在上老师在下彼此的身体呈颠倒的方向。老师享受着同性之间的亲密关系,在老师的带领下,琳琳是如此忘我,陶醉在如痴如梦的性爱中…。

在淫乱的办公室内二人因激烈的运动,身上出现了汗珠,她们的身体因汗水淋漓,更显得晶亮滑溜。地上散乱着她们的衣物。老师的嘴角挂著满足的微笑。

“非常深的,琳琳,除了松弛与温暖的感觉,你现在正被这种感觉包围着妳,除了我的声音,妳听不到其它任何声音…”

琳琳平静的呼吸著…

“非常的好,琳琳,妳实在是一位优异的好学生,妳将是能够学到很多东西,琳琳,我希望妳允许自己虚心的向我学习一切知识。”

老师的声音好像从遥远地方传过来,是的,她需要老师的任何指导,因为那是快乐的。

她凝视著琳琳,仍然深深的处在催眠状态中,她知道她将属于她,她打扮著,并帮忙琳琳穿上内衣裤。

琳琳是静静站立,深度的催眠可以支配她的任何行动,她安静的站着等候她的老师耐心地清洁这张椅子,最后再确定琳琳身上原先的打扮,轻轻告诉琳琳可以坐下去;就像刚进来时的位置,琳琳仍然完全地服从。

老师她小心的将琳琳唤醒,她发现她自己好像是睡着了,不清楚发生什么事,琳琳只是觉得嘴唇很干燥…,她吞下一些口水,瞬间急忙想要离开这里:“对不起”琳琳混淆不清的说“妳刚刚说什么?”

瑞琪儿笑着看着她:“我只是想说,如果妳需要放松,妳将会发现妳自己是能够放松的,真的,妳可以试试看。”

琳琳困惑的点点头,它不知到这到底有何意义…

瑞琪儿看着桌上一个小的时钟:“好吧,琳琳,看起来,好像我们今天相处的满愉快的,希望妳在我这里能学到一点东西,而我也期待下一次的预约。”

她站起来…。

琳琳也跟着站起来,只是心中仍然感到困惑,仍然觉得奇怪,她握著瑞琪儿手:“谢谢妳,瑞琪儿,非常谢谢妳。”

“为什么我要感谢她呢?”琳琳心想着,更奇怪自己竟然说出“我下次再来看妳。”

瑞琪儿打开外面等候区的灯光,琳琳看着瑞琪儿,她张开她的嘴,好像想说些事,看起来充满疑惑,但她决定闭上她的嘴,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琳琳,不要忘记我告诉妳的话,想要放松时只要在心里默唸‘爱是无止境的付出’就可以了。”

琳琳身体突然感觉到颤抖、震动、然后慢慢的僵硬,她的瞳孔瞬间放大,然后眼睛紧紧的闭上,她呼吸立刻慢下来进入到一个缓慢、规率的节奏。

琳琳又深深地处在催眠状态下,一个可以任人摆布听话的洋娃娃,美丽的宠物。

“放松,就像我刚刚教你一样,立刻、为老师放松,放松…’

瑞琪儿满意地微笑着,重新进入她的办公室等候着…。

琳琳进来时没有说一句话,这女孩机械似站在瑞琪儿的前面,她的眼神呆滞,她同时缓慢的剥除她身上的衣服,并折叠好放在这桌上。

琳琳弯曲她的膝盖,慢慢地分开她的神秘处:“我已经准备好,老师…”

这女孩的眼睛缓缓的闭上…。

瑞琪儿慢慢地站立并接近这张桌子,琳琳像是被咒语迷住的女孩浑身颤抖著,静静的等候着…

瑞琪儿柔和地说:“乖,我是妳的老师…”

琳琳觉得非常不舒服,她紧张的坐在等候室里,强迫着自己看着天花板,尽量避免目光与柜台的年轻秘书接触,年轻的秘书小姐打量著这位焦虑的女士,并暗中计算,她发现那位女士约每十分钟就看一次手表…

琳琳最近感觉到自己被工作压力压的快要神经崩溃,她埋怨周遭一切事物,更在无形中将自己孤立起来,这种情形直到瑞琪儿打电话给她以后…

瑞琪儿,在电话她告诉琳琳,是一个关心她的好朋友主动向她提出,并希望她能帮助琳琳一些忙,当她告诉琳琳自己是一个催眠士时,琳琳联想起了古代的妖术和传说中的女巫等…

她知道有一个朋友不断在她面前提起,琳琳总觉得这是一个科学时代,这种无意义的事她是不可能采纳的。她也婉谢过许多次。

直到琳琳疲倦的身心终于向她提出严重的抗议,就在那一个重要的会议上,她突然觉得头晕目眩,脑海里突然无法组织任何思绪,在众人面前中她无法开口她的报告而羞愧的想躲起来。

会后她一个人静静的躲在漆黑的家中哭泣,她无助的想着一些事情,并试着努力整理失控的情绪,天啊…她呐喊著到底谁可以帮忙她?

“琳琳,我是瑞琪儿,妳好吗?我知道现在的妳是需要朋友的帮忙,不是吗?”

琳琳拿着电话听筒,悲伤的咬著牙不发一语。

“相信我,我们都是女性,我知道妳面临的困境,是多么的糟糕,想想妳的朋友,她是多么的关心妳,她经常告诉我妳遭遇的困难,她很担心妳…妳能告诉我一些妳的是吗?”

琳琳坐着,茫然的看着桌子,她根本不想告诉任何人,更不想要任何该死的同情,她只想要静静的…

瑞琪儿的声音是如此的温柔,因为琳琳并未挂上电话,她不动的坐在那里,瑞琪儿说:“琳琳,说真的,来我的办公室,我保证就只有妳和我,我们面对面的交谈,当然那是非常隐密的,妳应该了解,这是一个可以改变妳的机会不是吗?明天下午我让秘书为妳安排一个约会…”

瑞琪儿温柔甜美的声音阻止了琳琳想逃走的念头,琳琳感觉到自己的心情确实平静不少,但她内心清楚的知道,她依然不敢勇敢的答应,她选择了沉默…

瑞琪儿似乎了解,在双方都不说话约数分钟后,她说:“好吧!琳琳,我能想像我们将会有个快乐的晤谈,那是一个能帮助妳真正放松的约会,明天下午五点见,妳有我的地址…”

发呆,琳琳凝视著这部电话,点点头。

瑞琪儿柔美的声音飘荡在琳琳的耳朵中,她喃喃自语,数分钟后她突然惊觉到自己竟然拿着电话发呆,她挂上电话,但内心承认心情好很多了…。

第二天,不知道自己是神经过敏还是见鬼了,琳琳老觉得瑞琪儿的声音不时的提醒著自己心灵深处,提醒她她能帮助。

琳琳感觉到不安,好像瑞琪儿是个开业的巫师,在神秘的地方摇动着魔法棒子,而令她吃惊的是,她的心情却是有获得改善,好奇的,她决定去拜访瑞琪儿,她低声轻语,不管是瑞琪儿或是任何人,都别想将她催眠…。

琳琳不安的坐在等候室,尝试着躲避那秘书疑惑的眼神…。

她听到办公室的门打开,她看到一个女人,那是一个大约与自己年龄相同的女人走了出来,穿过一条短的走廊,微笑的走向柜台,她打开自己得皮包,开了一张支票,交给了秘书小姐。

秘书脸上徜徉着令人目眩的微笑,跟着这位女人送出门口:“再见,凯琳,下次见…。”

当秘书告诉她:“琳琳,待会瑞琪儿马上就可以和妳见面,请妳稍等一下”琳琳点头紧张的看着秘书小姐离开…。

琳琳望着窗外,被一个突来的声音吓一跳,那个温柔的声音是曾经出现在她家电话里,她抬头发现瑞琪儿已经站立在她面前,她甚至没有发觉到瑞琪儿的脚步声…。

“喔,我亲爱的琳琳,妳真的来了,我好高兴,我叫瑞琪儿,”瑞琪儿一双明亮的褐色眼睛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琳琳…。

琳琳站起来,瑞琪儿伸出友善的双手,拉着琳琳走向工作室,并回头对着秘书说:“珊德拉,今天还有预约吗?”

珊德拉快速的翻阅著柜台的时程表摇摇头,瑞琪儿微笑的告诉珊德拉可以将大门锁上并先提早下班回家去。

当瑞琪儿牵着琳琳进入办公室后,珊德拉露出一种神秘的诡笑,她知道瑞琪儿今天将有个美好的夜晚…。

瑞琪儿的办公室装潢得很豪华,厚地毯,舒服的躺椅,一张原木制的大办公桌,和一张医生用来检查用的工作台,琳琳好奇的凝视著这些,这感觉让人更不安与紧张,瑞琪儿微笑的解释着她同时也替一些朋友做一些关于脊椎指压治疗等按摩等。

琳琳想着女巫、巫术、医生…。

瑞琪儿邀请琳琳坐下,琳琳舒适的靠在那丝绒躺椅上,瑞琪儿坐着一张办公大皮椅,她旋转着角度与琳琳面对面静静的不说话,温柔的微笑着。

琳琳看着瑞琪儿觉得很奇怪,她等待着,她感觉到瑞琪儿的眼神有股说不出的神秘…。

不知过了多久,瑞琪儿柔和的说:“琳琳,告诉我为什么今天妳会来到这里?”

为一些原因,琳琳发觉难以回答,她支吾地说:“工作…压力…”瑞琪儿点头:

“是的,琳琳,压力…有如此多的…压力…活在妳的生命四周里。”

琳琳慢慢地点头…。

“妳想要使它离开,不是吗?”一个犹豫的点头,琳琳目光停在瑞琪儿的脸上。

“真是怪异”琳琳想,她不催眠我反而说这些废话,或许、她或许只是想要跟我谈谈而已…她似乎真的懂一点,我要的只是让这压力远离我,她了解、瑞琪儿了解。

琳琳看着瑞琪儿的眼睛,琳琳仍然靠着躺椅,沉默的等候,她注意到为什么这房间突然似乎变的很安静呢?

瑞琪儿的声音温和地好像从遥远处传来:“琳琳,放松其实并不难,它是如此容易的,只要妳自己告诉妳想要放松,并尝试让它发生,那就会是妳的,琳琳,妳看,就是如此容易,如此容易的…”

这种的放松,琳琳想到她自己,这感觉真的很好,我不必被催眠,只要跟我谈谈心事;我的感觉就可以获得抒解,…催眠状态、巫术,真无意义,她不需要那些。

她觉得只要照着瑞琪儿的话,它并不是想像中如此困难的,为什么我不知道呢?琳琳想像它是如此简单的,如此容易的…。

琳琳看着瑞琪儿的褐色的眼睛,慢慢地开始感觉,好像是浮在空中的她,琳琳不断告诉自己…放松…。

瑞琪儿凝视琳琳,她看见了琳琳身体慢慢的松弛,瑞琪儿锁住琳琳的眼神。

“是,琳琳,它如此容易,妳现在不正在学习它,琳琳,如此容易的,放松,此时妳能感觉自己放松?”

琳琳慢慢地点头,她感觉眼睛很轻松,她想像是在做梦,压力被自己赶出去,我正现在放松,压力走开,很容易,如此容易的,我正在学习放松…

她的耳朵好像是充满些奇怪的事物,瑞琪儿的声音…

而她的身体也感受到奇怪的经验,那是种未曾有过的奇怪经验…

“非常的好,琳琳”瑞琪儿微笑地说,她的声音像是在耳朵旁轻声细语。

“了不起,妳知道;因为妳可以放松,不论何时妳想要放松,只要告诉妳自己妳想要放松并且让它发生,那不就对了吗?琳琳。”

琳琳的头轻微的上下震动,琳琳不断在想着放松,是如此容易的,放松、放松,如此容易的、放松…。

瑞琪儿看着琳琳嘴唇慢慢分开,她身体柔软的,松弛的深深的融入这张躺椅里,她的瞳孔慢慢放大…。

瑞琪儿感觉很好,轻声的说“琳琳,妳现在正放松著,很舒服、放轻松,妳自已已经做到了,琳琳,妳告诉妳自己妳要放松和妳也让它发生了不是吗?琳琳。”

琳琳微微的点头前并同意瑞琪儿的看法,我做到它了,琳琳暗想着,我很轻松,没有压力…”

“非常好,放松,琳琳”,琳琳点头,瑞琪儿继续:“它是很舒服,全身继续的放松,妳能够允许自己放松,不论何时只要妳需要放松…”

瑞琪儿的声音深深的进入她的心灵:“很好,琳琳妳应该察觉到不同的感受,而当妳身体越来越放松时,妳的心灵同时也放松,妳的身体和心灵是合而为一,现在两者都越来越放松,感觉如此的好,感觉妳的身体越来越放松,感觉妳的心灵越来越放松,非常好…”

瑞琪儿深深的凝视进入琳琳的眼睛,她看见了暗淡,也看见了琳琳脸部肌肉呈现著安详轻松,琳琳意识慢慢离开自己心灵,瑞琪儿继续看着琳琳呆滞’的眼睛,她内心升起一种欲望,而她的手指轻轻来回在琳琳柔软的身躯抚摸著,抗有些事物潮湿的与柔软的。

琳琳似乎未察觉瑞琪儿的动做,除了看着瑞琪儿的眼睛,全身蹒跚于这张躺椅里,她头脑已是只一片空白,漫无目的等候着瑞琪儿的声音,那声音让她轻松的飘着…

一会儿瑞琪儿轻声的对着这发呆的女人:“现在,琳琳,妳感觉是如此好,如此轻松,如此平静、和平的,妳知道,从前不曾学习到很多其他的东西,妳知道自己有能力去做,而我将教妳如何做,琳琳,妳将向我学习。”

琳琳恍恍惚惚地点头,她的眼睛逃不出瑞琪儿的控制,瑞琪儿温和地微笑,“我将教妳更多,琳琳,妳将是一位非常的好学生,一位非常的好学生,妳将学会很多,琳琳,在我们上第一课之前妳现在可告诉妳自己完全地放松,每一个肌肉,每一个神经,都能放松,妳的眼睛,琳琳,妳疲倦的眼睛需要放松,感觉妳的眼睛放松,琳琳,很好,妳发现它是如此容易的,完全地放松…”

琳琳感觉眼皮微微抖动,然后轻轻地关上,

瑞琪儿的眼睛仔细的观察,琳琳她的心灵一片空白的,瑞琪儿柔和地叹息:“真好,真好…”。

瑞琪儿闭上她的眼睛一会儿后,又打开她的眼睛,她看着睡着了的琳琳,安详躺在这张躺椅,她长的如此迷人,一位好学生,真容易,一瞬间,瑞琪儿优雅地脱去身上衣裤,她全身赤裸站在琳琳身旁,预备好为琳琳上第一课:“完全地放轻松,琳琳,你可以它感觉到,身心完全地放轻松,身体和心灵舒服地休息,它感觉如此好,而它是如此容易的,如此容易的…”

瑞琪儿她自己微笑着,它真的很容易。

琳琳觉得自己在一个空间飘浮,在梦中她发觉到一个温暖的光辉,那个光辉似乎包裹她全部的身体,非常好,然后,听到瑞琪儿的声音,如此柔软的,如此温暖的、温和地笼罩住她的身体,柔软的感觉…

“琳琳,现在妳将开始学习很多东西,那是关于妳自己的很多东西,很多东西妳内心知道,只是不曾发觉,而他们对于妳的生命而言是很重要的,琳琳,妳将会在未来跟我学习到很多知识,琳琳,妳内心知道,妳有这个力量,放松妳的全部的身体和心灵,妳知道,不论何时妳将发现只要妳感觉需要它,它就在内心里,琳琳,如同妳的老师,妳了解也允许我有这种能力随时可以将妳放置于一个轻松且迅速地梦境中,妳了解这是当然的,琳琳?”

琳琳脑海里已经没有任何主意去分辨为什么这是当然的,她只知道那个瑞琪儿在问她,而听到瑞琪儿的声音感觉是那么的好,瑞琪儿借由催眠的力量使琳琳点头,她了解也同意这位老师的意见。

“琳琳,妳真的是非常仁慈,谢谢妳的理解,而琳琳,我现在将教妳如何迅速地进入这舒适的、轻松的梦境中,我想妳是需要它的。”

“琳琳,当听到我的声音告诉妳,‘爱是无止境的付出’琳琳任何什么时候当妳听到这句话,琳琳,妳将允许妳自己放松,身体和心灵,不论妳在那里,或无论妳正在做任何事,听到我说这句话后将立即地放松妳自己,妳的身体将迅速变成熟睡般的安静,而妳的心灵将立刻打开,然后允许我教妳更多东西,了解吗?琳琳”

琳琳点头。

“非常的好,琳琳,妳是一位优秀的学生,而优秀必定得到奖赏,我在想要如何奖赏妳,我已经发现琳琳妳的本领和天份讲,可让妳更迅速、容易地学习。”

瑞琪儿暂停一会后,进入第一阶段…

“琳琳,现在妳自己可以感觉到,感觉到妳的身体正轻松与舒适的躺在这张椅子上,感觉到我的声音,妳知道可以从我这里,妳的老师,学到越来越多的东西。”

琳琳无助的躺在这张椅子,她的头侧向另一边,瑞琪儿注意这些东西,而琳琳仍然平静的沉睡着,听老师的声音…。

“琳琳,妳需要移动妳的头,那是可以让妳变成更舒适的,妳现在完全地是舒适的,琳琳,妳就像在梦中,妳感觉妳自己越来越舒适,越来越轻松,妳能感觉妳自己浸沉及深深的睡在这张椅子,妳现正休息。温软祥和的感觉它包围及围绕着妳,很好,感觉它的柔软吗?”

琳琳朦胧中微笑着,她是舒服的享受着,深深的、柔软的、如此温暖舒适的…。

“好柔软,好温暖,琳琳,这样温暖,妳感觉到它吗?”

琳琳又点头,她的心灵慢慢充满著温暖的感觉。

“好温暖,琳琳,妳渴望得到更多这种温暖所带来的快乐,如果不是因为妳的衣服,是的,妳发现自己开始烦恼身上穿的衣服,它是阻止妳达到更快乐的梦中?”

琳琳觉得有些事物不对劲,内心重复著“温暖的、衣服、放松、衣服、温暖的,不对劲、衣服、放松、不穿衣服,温暖脱掉衣服、不穿衣服、不穿衣服、温暖的、放松、不穿衣服。”

琳琳双手无力的挣扎,瑞琪儿继续控制她的心灵。

“是的,琳琳,妳多么想要体验这柔软的躺椅爱抚妳的身体呢?妳能够允许它发生的,相信我,妳能够很容易地除去任何衣服,除去那妨碍妳放松的衣服,妳的身体可以自由行动,而妳也允许妳自己这样地做,琳琳。”

瑞琪儿看着琳琳慢慢地移动到她的双手,然后双手移动到自己衬衫第一个钮釦处,没有任何羞耻心,缓慢、迟钝的松开第一颗钮扣,瑞琪儿几乎不敢呼吸,看着琳琳解开下一个钮扣又下一个,琳琳被引导著身体想要更加放松、更温暖,那柔软的椅子,她很容易的解开所有的钮釦…。

现在琳琳听到瑞琪儿低声的说:“让我帮助妳,琳琳,妳允许妳的老师帮妳?”

琳琳点头,她全身轻轻的发抖著,瑞琪儿辛苦地将琳琳的衬衫脱下来,并将它丢到地上与自己脱下来的衣服堆在一起…。

瑞琪儿低头欣赏著琳琳白色丝带的胸罩。

瑞琪儿几乎窒息,沙哑的说:“让我帮助妳,琳琳,妳要脱去妳全身的衣服?”

琳琳点点头,她的脸慵懒的微笑着,

当琳琳笨拙的想要解开她的胸罩的釦子,瑞琪儿发现到,并帮忙她解开背后胸罩的扣带,她清晰的看见琳琳那丰满的乳房时,瑞琪儿感觉到她自己的乳头渐渐变硬…

瑞琪儿继续怂恿琳琳…。

她看着琳琳的乳头时她的手爱抚着她自己的身体,而琳琳正试着去拉开她的裙子的拉链,瑞琪儿绉著眉,因为这条拉链是在后头。

“我来帮你,琳琳”琳琳好像只会点头。

瑞琪儿继续:“我必须移动妳的身体,琳琳,但这将完全不会打扰妳,而妳的肌肤将可以享受这柔软温暖的椅子所带来的美好感觉,妳可发现妳自己沉没在深深的、深深的梦幻中。”

她将琳琳身体轻轻的翻转直到发现这条拉链,并享受着慢慢将她的裙子、丝袜拔下来…。

瑞琪儿发出一个赞美的呻吟,她看琳琳白色丝质的内裤,内裤旁并露出一些卷曲的黑色阴毛…。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琳琳全身一丝不挂的瘫痪在躺椅上,双腿无力的被分开并抬高架在桌边上。

瑞琪儿望着眼前的睡美人,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后,忍不住轻轻的将唇印上了琳琳那白晰细嫩的肩膀,并不停的舔了起来,轻轻的慢慢的舔著,咬著,不只是肩膀、耳朵及颈部,她都不放过的轻咬著,或是吸吮著。琳琳的裸体不断的颤抖著,嘴唇发出阵阵的喘息声。

“琳琳,妳发现妳自己现在躺在这张椅子,妳迅速地发现妳自己沉没到深深的…松弛,它是如此容易的,琳琳,尽管放心,深深的,非常容易的…”

琳琳她很听话的照办了,她非常疲倦的进入那深深的梦幻中…。

瑞琪儿摸著琳琳的玉体,她柔捏著琳琳坚挺的乳头,当瑞琪儿的右手手指接触到琳琳的下体时,有一股热气透过指尖传到了琳琳的心灵深处…。

“放松,放轻松的学习、感觉、你将会非常舒服的,服从我要妳为我做的任何事,妳将高兴的取悦于我,知道吗?妳的心里现在一片空白,妳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欲望,对,妳需要任何能满足自己的方法。”

瑞琪儿大胆的将琳琳双腿分的更开…,她的舌头轻轻舔著琳琳的下阴部,从她的大阴唇舔到小阴唇…,琳琳开始不断的呻吟起来…。

瑞琪儿兴奋的抱着琳琳,她想要从琳琳那获取最大的满足,她命令琳琳也同样的舔著自己的下体…。

琳琳对于这样不洁的动作,不想服从…

“琳琳,你将完全按照我的旨意去执行,知道吗?”琳琳洗脑后服从的伸出舌头轻轻的碰触一下,即使只是轻轻的动作,却使的她体内的欲望向怒火燎原般的燃烧起来,她不再抗拒顺从的伸出舌头舔著老师整个下体阴道的部位…。

“琳琳,跟着我的动作”

瑞琪儿的腰部因兴奋而越来越激烈了,她暗示著琳琳的舌头快速的舔著,老师的舌头含着琳琳的肉蕾,并将舌头深深的伸进阴道里…。

琳琳一样跟着这个动作,二个女人发出愉悦的叫声,办公室内充满著淫秽的气息…琳琳饮著那老师蜜穴流出来的果汁,慢慢的舔著,瑞琪儿的舌头顶着琳琳的二片小山丘,她希望琳琳能更深入些…。

琳琳有时觉得老师的舌头像电棒一样,电击使她麻酥感,发出了低呜声。

“啊,好舒服啊!”

老师紧紧的压着琳琳的屁股,好像要吞噬她一样,舌尖不断的逗著…。

“啊,我快死了,真舒服…”二个女人淫乱的叫着。

琳琳缓缓的将舌头舔著老师的外阴唇,小心翼翼的吮舔著,深怕它碎了一般,手指抚顺着她的阴毛…而瑞琪儿的舌头此时就像是棒子一样在琳琳的阴道内来回恣意抽送著,晕炫中琳琳的阴唇收缩了一下,将老师的舌头包容著。

瑞琪儿开使用手指不断的拨弄著琳琳下体那花蕾般的肉瓣,看着催眠中琳琳兴奋的肉体,她用中指插了进去,琳琳涌出了大量的爱液顺着她的手指滑下,琳琳也同时用手指抚弄著自己相同的部位…。

二个人的身体就这样的摆动着,一只手在对方下体,一只手在对方的乳房上,努力的乱揉,呈现出一种头上脚下上下姿势。

琳琳在上老师在下彼此的身体呈颠倒的方向。老师享受着同性之间的亲密关系,在老师的带领下,琳琳是如此忘我,陶醉在如痴如梦的性爱中…。

在淫乱的办公室内二人因激烈的运动,身上出现了汗珠,她们的身体因汗水淋漓,更显得晶亮滑溜。地上散乱着她们的衣物。老师的嘴角挂著满足的微笑。

“非常深的,琳琳,除了松弛与温暖的感觉,你现在正被这种感觉包围着妳,除了我的声音,妳听不到其它任何声音…”

琳琳平静的呼吸著…

“非常的好,琳琳,妳实在是一位优异的好学生,妳将是能够学到很多东西,琳琳,我希望妳允许自己虚心的向我学习一切知识。”

老师的声音好像从遥远地方传过来,是的,她需要老师的任何指导,因为那是快乐的。

她凝视著琳琳,仍然深深的处在催眠状态中,她知道她将属于她,她打扮著,并帮忙琳琳穿上内衣裤。

琳琳是静静站立,深度的催眠可以支配她的任何行动,她安静的站着等候她的老师耐心地清洁这张椅子,最后再确定琳琳身上原先的打扮,轻轻告诉琳琳可以坐下去;就像刚进来时的位置,琳琳仍然完全地服从。

老师她小心的将琳琳唤醒,她发现她自己好像是睡着了,不清楚发生什么事,琳琳只是觉得嘴唇很干燥…,她吞下一些口水,瞬间急忙想要离开这里:“对不起”琳琳混淆不清的说“妳刚刚说什么?”

瑞琪儿笑着看着她:“我只是想说,如果妳需要放松,妳将会发现妳自己是能够放松的,真的,妳可以试试看。”

琳琳困惑的点点头,它不知到这到底有何意义…

瑞琪儿看着桌上一个小的时钟:“好吧,琳琳,看起来,好像我们今天相处的满愉快的,希望妳在我这里能学到一点东西,而我也期待下一次的预约。”

她站起来…。

琳琳也跟着站起来,只是心中仍然感到困惑,仍然觉得奇怪,她握著瑞琪儿手:“谢谢妳,瑞琪儿,非常谢谢妳。”

“为什么我要感谢她呢?”琳琳心想着,更奇怪自己竟然说出“我下次再来看妳。”

瑞琪儿打开外面等候区的灯光,琳琳看着瑞琪儿,她张开她的嘴,好像想说些事,看起来充满疑惑,但她决定闭上她的嘴,只想尽快离开这里。

“琳琳,不要忘记我告诉妳的话,想要放松时只要在心里默唸‘爱是无止境的付出’就可以了。”

琳琳身体突然感觉到颤抖、震动、然后慢慢的僵硬,她的瞳孔瞬间放大,然后眼睛紧紧的闭上,她呼吸立刻慢下来进入到一个缓慢、规率的节奏。

琳琳又深深地处在催眠状态下,一个可以任人摆布听话的洋娃娃,美丽的宠物。

“放松,就像我刚刚教你一样,立刻、为老师放松,放松…’

瑞琪儿满意地微笑着,重新进入她的办公室等候着…。

琳琳进来时没有说一句话,这女孩机械似站在瑞琪儿的前面,她的眼神呆滞,她同时缓慢的剥除她身上的衣服,并折叠好放在这桌上。

琳琳弯曲她的膝盖,慢慢地分开她的神秘处:“我已经准备好,老师…”

这女孩的眼睛缓缓的闭上…。

瑞琪儿慢慢地站立并接近这张桌子,琳琳像是被咒语迷住的女孩浑身颤抖著,静静的等候着…

瑞琪儿柔和地说:“乖,我是妳的老师…”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