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激情  »  女友的惡作劇
女友的惡作劇
广告

当我和玛丽安好的时候,她知道我喜欢穿着女人的衣服被羞辱。

她喜欢我这样。

因此,我们很投契,一起度过了许多欢乐的时光。

一天晚上,我正准备接她下班,忽然想到如果她见到我,表情一定很好玩。

我画好了指甲,把自己化妆得像个荡妇。

然后我开车去了附近的一家购物中心,把车停在一个黑黑的角落,继续我的准备工作。

在我男式衣服下面是白色的蕾丝胸罩,华丽的白色丝缎内裤。

我把自己挤进一个有鲸骨的束胸。

我胸部的肉被推起来,形成迷人的乳沟。

在胸罩的上面,我穿着白色的女士内衣。

开车出来前,我已经穿好了长筒丝袜和4寸高的细高跟鞋。

我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我这才从车里出来,脱掉我的衬衣和短裤,穿上低胸的绉纱衬衣。

衬衣的 口和袖口上都有漂亮的蕾丝。

我刻意营造的乳沟一览无余。

然后,我穿上长及小腿肚的蓝色印花丝裙。

在脖子上系一条与裙子相配的丝巾,把草莓色的长发整理成更女性化的样式,戴上耳环和金色的镯子,一个淫荡的女人诞生了!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朝玛丽安的公司开去。

变装出门总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这次也不例外。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早些年来,我常常变装出门,但是从来没有被熟人发现过。

最近这几年,我已经很少这样冒险了,除了万圣节和化妆舞会,以及屈指可数的几次在家门的溜达。

因此,这次我才特别的兴奋,而且一想到玛丽安吃惊的神情,我更加冲动了。

穿着高跟鞋开车时麻烦了一点,但是风吹拂我头发和衣襟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不一会儿,我就到了玛丽安工作的地方。

停好车,我等待着玛丽安的到来。

心,扑通,扑通;(此处删去5个字)出乎意料的是,玛丽安和另一个女孩一起下班了!她俩走向我的车,我惊得全身麻痺了。

谢天谢地,我的车还没有熄火,我正打算逃之夭夭,却发现那一女孩跟玛丽安告别,然后走向她自己的车。

就差一点点呀,虚惊一场!玛丽安上了车,她的下巴都惊得要掉下来了。

我还担心她会生气,因为如果被她的同事发现的话,她的脸就丢尽了。

但是,她却笑了,说道:“迪姆,要是刚才我让凯丽上车的话,你一定爽翻了吧!哈哈!”我们走回停车场,我们聊了一会。

玛丽安见我穿女装,总是性欲高涨,我们就地解决。

结束的时候,她给了我一个深吻,我们分享了我的精华。

我下车换衣服,玛丽安倚在我的座位上看着我。

我脱下裙子,从窗口递给她。

她满脸坏笑的看着我,说:“你知道楼下的2号停车场吗?”“当然”,我说。

“那么,会见咯”,她驾车走了。

我不敢相信她居然这样!我告诉过她之前我变装出门被女性朋友发现和羞辱经历。

她后来说,她曾经也那样对待过我,因此她也是我那些“甜蜜”回忆的一部分。

我就站在哪儿,全身都是白色的衣物。

在黑暗的停车场里,我是多么的显眼呀。

虽然,商店都关门了,但是被警察发现也是死路一条,于是走向停车位两边的甬道。

穿着4寸的高跟鞋走路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为了让自己走得快点,我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摆动起来,这让我更加女性化。

停车场没有多少车出入,但是也够我受的了。

穿着女装这样招摇过市本来就够刺激了,现在可好,还没有了裙子!我低着头,发现内衣的下摆皱了,也许是刚才脱裙子的时候弄皱的。

我一边走一边把内衣的下摆抚平,自欺欺人的分散自己的被羞辱的感觉。

每一辆经过的汽车,都让我胆战心惊。

车里有谁?他们看得出我在变装吗?他们怎样想我没有穿裙子吗?他们会停下来吗?或则开回来看我?这个节骨眼上,我的小弟弟还蠢蠢欲动。

我把他压回去,用双腿紧紧夹住。

过每一个转弯的时候,我都要看看周围又没有女人在看我,因为我没有拿钱包。

不穿裙子或许不会引起注意,但是不带钱包的女人在真正的女性眼里却是大大可疑的。

玛丽安这样做让我很是生气,但是我也喜欢这种被羞辱的快感。

好不容易走到了餐厅。

我没有看到我的车,却发现原来餐厅和停车场不过隔了玻璃窗户。

餐厅的生意兴隆,桌子全满了。

通往停车场的路灯火通明。

我知道,玛丽安就在那灯光的尽头。

显而易见,如果我直接走过去,餐厅里的客人可以看到我,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我就得从餐厅后面绕过去。

可是,餐厅后面漆黑一团,虽知道会出什么状况呢?我现在所处的位置还算安全,但是出入的车辆还是可以看见我的。

正当我焦虑万分,几乎崩溃之№,我看见玛丽安开着车从对面停车场出来了。

她探出头来,四下张望,像是在考察地形。

我急忙朝她走去,可是她满脸坏笑,向我招招手,然后慢慢的把车开到餐厅的前面。

“天哪!她不是要我从哪里上车吧?!”她还嫌那样不够,直到把车停在餐厅大门前面,正好在满是顾客的大窗户前面。

迫不得已,我只好硬著头皮往停车场走去。

等我走到窗户前面,玛丽安按响了喇叭。

我转头看窗户那边,一桌女的正注视着我,紧接着她们开始指指点点,然后哈哈大笑。

我的脸和脖子腾的一下红,火辣辣的。

她见有人开始嘲笑我,她更加来劲了。

我就要抓住车门的时候,玛丽安重新发动了车,慢慢的向前开。

我不得不小跑起来。

穿着高跟鞋的我,狼狈是可想而知的。

我回头一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一些10几岁的小姑娘在那边笑得花枝乱颤。

一个男的,叼著烟,饶有趣味的看着我。

我往车里一看,门是锁著的,即使我抓住车门,也无济于事。

于是,我停了下来。

玛丽安也停了下来。

她回头看着我,哈哈大笑。

餐厅里面的女顾客都像疯了似的涌到窗前,想看看到底什么如此有趣。

我瞪着玛丽安,气得直跺脚,就像一个坏脾气的女孩一样。

我已经彻底的被戏弄了。

我走向汽车,当我抓到车门把守的时候,玛丽安又把车往前开了少许。

我气得肺都要炸了!突然,车开始往后退,从我身边经过,停在餐厅进门的台阶前。

那个吸烟的男子就站在上,一边吸烟,一边哈哈大笑。

玛丽安把车头有挪动了一下,让车头正对着我。

忽然,车大灯亮了,耀眼的光芒把我笼罩。

她偏了偏头,示意我看窗户那边。

我一看,大约有50多号人挤在窗前,看我当众出臭。

我无语了,转身就走,想逃离这尴尬的场面。

喇叭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玛丽安从车窗里拿出一样东西,冲着我轻轻挥动。

我定睛一看,拿不正是我的裙子嘛。

餐厅里的看客们似乎都明白了窗前正在发生著什么。

他们都从餐厅里涌出来,站到了路边。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但是,我的小弟弟去兴奋得不行。

我转过身去,希望女友大发慈悲,快点结束这场折磨。

强忍已久的泪珠终于夺眶而出,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但是我的小弟弟却没有一丝回缩的迹象!这时,我听见汽车发动机停了,玛丽安离开车,走向餐厅的前门,手里拿着我的裙子。

我想阻止她,但是高耸的小弟弟让我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只有看着她走过去的份。

玛丽安把裙子搭在手臂上。

她走进餐厅,走进那一堆看客中。

我看到她把我的裙子给了一个妇女,我崩溃了。

她站在那儿,和一些妇女说著什么。

那些人似乎很喜欢玛丽安说的,她们不时地大笑就说明了一切。

最后,玛立案和她们似乎达成了什么默契,然后玛丽安就转身离开了。

她走门口,问那个吸烟的男的要了一枝烟,然后笑着走向我。

“感觉如何呀?”“你说呢?”我抱怨道,“你为什么把裙子给她们了?”“这样你就得自己去拿回来呀。”

她装出一幅若无其事样子,说道。

“我绝不会去的。”

我斩钉截铁的答道,“你嫌这还不够吗?”“当然不够啦。”

她回头向她刚结识的新朋友挥挥手,餐厅里立刻爆发出一阵哄笑。

“其实,你很享受这一切的,对吧?”我指了指我的下面,说:“我这样能去吗?”“哈哈,没问题的。

她们没有把你当女人呢……”“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穿着女人衣服的男人。

你这个样子进去,不是正好嘛?”“你都跟她们说了些什么呀?”我几乎尖叫起来。

“不要紧张,”她说:“我跟她们说你打赌输了,现在你在受罚呢。”

“天哪,,你真这么说了?”“嗯。

我还跟她们说,其实你潜意思里是喜欢被人羞辱的,所以呢,她们也不用急着把裙子还给你。”

“什么!!!”“她们似乎对这个主义很感兴趣。

我帮她们想了几个招,但是我向她们还有自己的打算吧。

所以呢,我们来做个交易,”说著,她看看了腕上的表,“你有2分钟走进餐厅,否则我就把车开走,你就一个人呆在这里。

而且呢,你也进不了家门,因为钥匙在我这里。

如果你想抢得话,餐厅楼梯上的那位先生不会不管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因为有趣呀,因为我做得越绝,你就会越兴奋,这样我们就可以享受到最大的性福呀,因为你今天几乎让我把脸丢光了。

刚说完,玛丽安就重新回到了车上,锁上了车门。

餐厅那边,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目光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

楼梯上的那个家伙用地一枝烟点燃了另一枝烟,然后把第一支烟弹了出去。

他微笑地看着我。

我回头看看玛丽安,她指了指手表,说:“1分钟过去了哟。”

我就呆呆得站在那儿,身体像 住了似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友居然如此整我。

更可气的是,那个拿着我裙子的妇女在窗子后面挥舞着我的裙子,引来一阵哄笑。

“30秒”玛丽安数到。

我总不能穿成这样走回去吧。

这里离家足有10英里。

且不说我的脚是否受得了,就是到家了,总要有人给我开门吧,我的钥匙在玛丽安哪里呢。

谁来给我开门呢?妈妈还是我妹妹?!“15秒,”汽车被发动了。

“天哪!我是别无选择了。”

于是,我振作精神向餐厅走去。

当我走近台阶的时候,那个叼著烟的家伙说道:“甜心,祝你好运……”我快步越过了他,上了台阶,来到大门前,深吸一口气,然后走了进去。

餐厅的服务员默默的注视著,窃窃私语。

我大步的往前走,勉力压制着心中的恐惧。

一个服务员叫道:“嗨,甜心,你的屁股露出来了。”

整个餐厅都快笑翻了,而我的脸和脖子成了猪肝色。

我穿过人群,径直走向那个拿着我裙子的妇女。

我走到了那个妇女桌前。

她大约快40了,保养得很好,长得也不错。

我的裙子就在她的腋下夹着。

她上下打量我,然后说道:“亲爱的,我好喜欢你内衣上的味道。”

全场再次哄笑。

等笑声过去了,那个妇女笑着说:“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宝贝。”

我尽力放松我的喉咙,但是我的声音还是颤的厉害,大家又笑了。

勉强从绷紧的喉咙了挤出一句话:“我想要回我裙子。”

“哪有你这样要东西的?”她说,“你应该先行屈膝礼,然后说我可以……吗”哄笑声再次充斥了餐厅。

我只得弯曲膝盖,尽量优美的行了一个屈膝礼,然后说:“请问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笑声更大了。

那个妇女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你做得还是不够好。

这样吧,你做什么让我高兴的事情,然后我再还给你裙子。”

透过窗户,我可以看见玛丽安,她正坐在车的前盖上,边看边笑。

“你要我做什么呢?”我问道。

“你忘了行屈膝礼哟!”周围的人又忍俊不禁了。

我行过屈膝礼,重复道:“你要我做什么呢?”她装作思考的样子,其实很显然,她早就想好了。

“把你的罩衫脱了,让我们看看你那件漂亮的连体内衣。”

“请不要这样。”

我哀求道。

“屈膝礼!”她提醒。

我照做了。

“你想要回裙子,是吗?”“是的。”

她给我使了个脸色,我会意的行了屈膝礼,然后重复了我的回答。

“那你最好听我的话。”

周围的偷笑和耳语渐渐大了起来。

窗外,玛丽安已经笑得不行了。

慢慢的,我解开了罩衫的纽扣,脱下来放在旁边的椅背上。

偷笑和耳语不绝于耳。

那个中年妇女又给我使了个脸色,我很自觉地行了屈膝礼。

餐厅空调吹出来的风没有丝毫的凉意,我全身的皮肤就像著了火似的——滚烫滚烫。

只有眼角凉凉的……中年妇女不为所动,继续说道:“现在,把连体内衣脱了吧。”

我看着她,饱含泪水的眼睛充满了乞求,但是我知道没有用的。

于是,我行了屈膝礼,脱下了连体内衣,把它搭在罩衫上面。

“”瞧这内裤!这么可爱呀,你真是一个狐狸精,不是吗?“观众发出一片狼嚎。

“还有束腹!”不知谁说道:“噢,一定很不舒服吧。”

“这算什么不舒服”,那个中年妇人说:“把你的内裤和裤袜往前拉拉。

拉开一点就好了。

让我们看看你哪里有东西没有。

“这句话刚一出口,餐厅里已闹成一团了。

我的脸色,可想而知——红得发紫!我笨拙的行了屈膝礼,把内裤和裤袜往前拉开身体几寸。

中年妇人往里面看看,然后失望的摇摇头说:“怎么这么一点点呀!”全场乱成一团。

邻桌的两个小女孩为了看清楚一点,几乎从椅子上摔下来。

其中一个,因为笑得过猛,已经喘不过气来了。

当骚乱的人群平静一点的时候,中年妇女说话了:“嗯……或许我们可以帮你让它长大一点。

让我想想,怎么办呢……”她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假装灵机一动的样子,说:“我知道了——水!”我惊出一身冷汗。

“那么谁愿意助他一臂之力呢?”中年妇女向众人问道。

一个叫贝基的妇女说她愿意。

她似乎很激动,但是还是抑制住了急促的呼吸,拿起一杯水,把水浇到了我的裤袜里面。

水立刻从裤袜里流了出来,顺着我的腿淌到了地上。

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知道我因为不舒服而发出几声喉音,他们又笑了。

“北极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写她呀?”“谢谢。”

行过屈膝礼,我说道。

围观的人几乎是在怪笑了。

“让我看看,嗯……好像作用不是很明显哦。

谁还愿意帮忙呢?珍妮,你怎么样?”“乐意之至,安。”

原来那个中年妇女叫安珍妮拉开我的裤袜,有一杯水浇了进去。

安对我一使眼色,我心 神会的行屈膝礼,对珍妮表示感谢。

安察看了一下:“不行,还是没有进展。”

说著,她把杯子里的水倒了进去。

习惯性,行屈膝礼,表示感谢。

“如果你把它淹在水里,它是永远也长不大的。”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著,人群中笑声不断。

我真想找个地洞钻呀。

“嗯……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呢?”安说:“我有主意。

我们喂它好了。

多些营养会有帮助的。”

她把吃剩下的沙拉倒了进来。

“我想它还是饿。”

安说。

贝基站起来,把一盘意大利面条以及那些红色的酱也到了进来。

“还是不行。”

贝基说。

站在椅子上的一个小女孩,拿着一叠薄 和配套的果汁走过来。

安示意她继续。

女孩迫不及待的把盘子里的东西刮进我的腹股沟。

“你还挺受欢迎的。

你看,这么多人愿意帮你。”

安说,“让我看看,嗯,有点气色了。”

“现在,一般的营养是不够了。

我看看多来点蛋白质吧。”

贝基说。

“好主意”,安接着说道,“服务生,给我来一些生鸡蛋,谢谢。”

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

大家都很期待接着会发生什么。

玛丽安曾经也用过鸡蛋对付我,那次真是把我整惨了。

我开始觉得我的下面开始有反应了。

几分钟以后,服务生拿着一打鸡蛋回来了。

“转过身。”

安说。

我缓缓的转过身去。

大约有30多个人在围观。

绝大部分是女人和女孩子。

至于男人们,后来玛丽安告诉我说,他们早就走开了,因为他们觉得我给男人蒙羞。

一个鸡蛋从背后打进了我的裤袜里。

一直流到我的尾骨末端。

接着,又是一个。

难受的感觉让我轻轻低呼。

“他挺喜欢这样,那么不要停。”

安说。

贝基迅速的打了两个进去。

蛋黄和蛋青在我的腿上流淌著。

我的下体黏糊糊的一大片。

接着,蛋黄和蛋青从我头上流了下来,流进我的胸罩。

又是一个。

“你们看,它大起来了。

哈哈。”

人群一阵欢呼。

是的,它真的挺起来了,可我已经麻木了。

脑中唯一的想法是拿回裙子。

我机械的行过屈膝礼,问道:“请问,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安居然显出一脸无辜的神情:“我没有拿呀。”

然后,她望向窗外。

我也跟往外看。

紧闭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点。

窗外,玛丽已经坐在车里,手上舞动着一件白色的东西——我的裙子!在人们的哄笑中,我开始艰难的走出餐厅。

走出餐厅的回程一点都不轻松,我心里总是惴惴的,老觉得她们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

幸运的是,什么都有发生,除了一队结束用餐的女初中生从餐厅里排著队从我身边经过。

无论她们是嘲笑也好,尖叫也好,说一些阴损的话也好,我都已经无动于衷。

羞耻?我已经“恬不知耻”了。

走到车前,玛丽安熄了火,手从车里出来,把钥匙递给我,说:“给你。

你自己拿着,如果你不信我的话。”

我接过钥匙,把身子探进车,点火,发动车子。

然后,我抽身出来。

玛丽安把身子探出来,用手抹掉我脸上的蛋液,激烈的吻我。

而我则在把已经一片狼藉的衣服一件件脱掉。

束胸,连体衣,胸罩,裤袜,内裤,高跟鞋,脖子上的丝巾。

“丰盛的”营养餐撒了一地。

玛丽安用一块毛巾垫好后座,然后我坐了进去。

车向海滩开去……“你长教训了?”她微笑着问我,还给我一个轻轻的吻。

“是的。”

“说说看。”

“下会我变装接你,我会穿件长外套的,那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当我和玛丽安好的时候,她知道我喜欢穿着女人的衣服被羞辱。

她喜欢我这样。

因此,我们很投契,一起度过了许多欢乐的时光。

一天晚上,我正准备接她下班,忽然想到如果她见到我,表情一定很好玩。

我画好了指甲,把自己化妆得像个荡妇。

然后我开车去了附近的一家购物中心,把车停在一个黑黑的角落,继续我的准备工作。

在我男式衣服下面是白色的蕾丝胸罩,华丽的白色丝缎内裤。

我把自己挤进一个有鲸骨的束胸。

我胸部的肉被推起来,形成迷人的乳沟。

在胸罩的上面,我穿着白色的女士内衣。

开车出来前,我已经穿好了长筒丝袜和4寸高的细高跟鞋。

我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我这才从车里出来,脱掉我的衬衣和短裤,穿上低胸的绉纱衬衣。

衬衣的 口和袖口上都有漂亮的蕾丝。

我刻意营造的乳沟一览无余。

然后,我穿上长及小腿肚的蓝色印花丝裙。

在脖子上系一条与裙子相配的丝巾,把草莓色的长发整理成更女性化的样式,戴上耳环和金色的镯子,一个淫荡的女人诞生了!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我朝玛丽安的公司开去。

变装出门总是一件让人兴奋的事情,这次也不例外。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早些年来,我常常变装出门,但是从来没有被熟人发现过。

最近这几年,我已经很少这样冒险了,除了万圣节和化妆舞会,以及屈指可数的几次在家门的溜达。

因此,这次我才特别的兴奋,而且一想到玛丽安吃惊的神情,我更加冲动了。

穿着高跟鞋开车时麻烦了一点,但是风吹拂我头发和衣襟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不一会儿,我就到了玛丽安工作的地方。

停好车,我等待着玛丽安的到来。

心,扑通,扑通;(此处删去5个字)出乎意料的是,玛丽安和另一个女孩一起下班了!她俩走向我的车,我惊得全身麻痺了。

谢天谢地,我的车还没有熄火,我正打算逃之夭夭,却发现那一女孩跟玛丽安告别,然后走向她自己的车。

就差一点点呀,虚惊一场!玛丽安上了车,她的下巴都惊得要掉下来了。

我还担心她会生气,因为如果被她的同事发现的话,她的脸就丢尽了。

但是,她却笑了,说道:“迪姆,要是刚才我让凯丽上车的话,你一定爽翻了吧!哈哈!”我们走回停车场,我们聊了一会。

玛丽安见我穿女装,总是性欲高涨,我们就地解决。

结束的时候,她给了我一个深吻,我们分享了我的精华。

我下车换衣服,玛丽安倚在我的座位上看着我。

我脱下裙子,从窗口递给她。

她满脸坏笑的看着我,说:“你知道楼下的2号停车场吗?”“当然”,我说。

“那么,会见咯”,她驾车走了。

我不敢相信她居然这样!我告诉过她之前我变装出门被女性朋友发现和羞辱经历。

她后来说,她曾经也那样对待过我,因此她也是我那些“甜蜜”回忆的一部分。

我就站在哪儿,全身都是白色的衣物。

在黑暗的停车场里,我是多么的显眼呀。

虽然,商店都关门了,但是被警察发现也是死路一条,于是走向停车位两边的甬道。

穿着4寸的高跟鞋走路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为了让自己走得快点,我的臀部不由自主地摆动起来,这让我更加女性化。

停车场没有多少车出入,但是也够我受的了。

穿着女装这样招摇过市本来就够刺激了,现在可好,还没有了裙子!我低着头,发现内衣的下摆皱了,也许是刚才脱裙子的时候弄皱的。

我一边走一边把内衣的下摆抚平,自欺欺人的分散自己的被羞辱的感觉。

每一辆经过的汽车,都让我胆战心惊。

车里有谁?他们看得出我在变装吗?他们怎样想我没有穿裙子吗?他们会停下来吗?或则开回来看我?这个节骨眼上,我的小弟弟还蠢蠢欲动。

我把他压回去,用双腿紧紧夹住。

过每一个转弯的时候,我都要看看周围又没有女人在看我,因为我没有拿钱包。

不穿裙子或许不会引起注意,但是不带钱包的女人在真正的女性眼里却是大大可疑的。

玛丽安这样做让我很是生气,但是我也喜欢这种被羞辱的快感。

好不容易走到了餐厅。

我没有看到我的车,却发现原来餐厅和停车场不过隔了玻璃窗户。

餐厅的生意兴隆,桌子全满了。

通往停车场的路灯火通明。

我知道,玛丽安就在那灯光的尽头。

显而易见,如果我直接走过去,餐厅里的客人可以看到我,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我就得从餐厅后面绕过去。

可是,餐厅后面漆黑一团,虽知道会出什么状况呢?我现在所处的位置还算安全,但是出入的车辆还是可以看见我的。

正当我焦虑万分,几乎崩溃之№,我看见玛丽安开着车从对面停车场出来了。

她探出头来,四下张望,像是在考察地形。

我急忙朝她走去,可是她满脸坏笑,向我招招手,然后慢慢的把车开到餐厅的前面。

“天哪!她不是要我从哪里上车吧?!”她还嫌那样不够,直到把车停在餐厅大门前面,正好在满是顾客的大窗户前面。

迫不得已,我只好硬著头皮往停车场走去。

等我走到窗户前面,玛丽安按响了喇叭。

我转头看窗户那边,一桌女的正注视着我,紧接着她们开始指指点点,然后哈哈大笑。

我的脸和脖子腾的一下红,火辣辣的。

她见有人开始嘲笑我,她更加来劲了。

我就要抓住车门的时候,玛丽安重新发动了车,慢慢的向前开。

我不得不小跑起来。

穿着高跟鞋的我,狼狈是可想而知的。

我回头一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一些10几岁的小姑娘在那边笑得花枝乱颤。

一个男的,叼著烟,饶有趣味的看着我。

我往车里一看,门是锁著的,即使我抓住车门,也无济于事。

于是,我停了下来。

玛丽安也停了下来。

她回头看着我,哈哈大笑。

餐厅里面的女顾客都像疯了似的涌到窗前,想看看到底什么如此有趣。

我瞪着玛丽安,气得直跺脚,就像一个坏脾气的女孩一样。

我已经彻底的被戏弄了。

我走向汽车,当我抓到车门把守的时候,玛丽安又把车往前开了少许。

我气得肺都要炸了!突然,车开始往后退,从我身边经过,停在餐厅进门的台阶前。

那个吸烟的男子就站在上,一边吸烟,一边哈哈大笑。

玛丽安把车头有挪动了一下,让车头正对着我。

忽然,车大灯亮了,耀眼的光芒把我笼罩。

她偏了偏头,示意我看窗户那边。

我一看,大约有50多号人挤在窗前,看我当众出臭。

我无语了,转身就走,想逃离这尴尬的场面。

喇叭响了一下,我回头一看,玛丽安从车窗里拿出一样东西,冲着我轻轻挥动。

我定睛一看,拿不正是我的裙子嘛。

餐厅里的看客们似乎都明白了窗前正在发生著什么。

他们都从餐厅里涌出来,站到了路边。

我几乎要哭出来了,实在是没脸见人了。

但是,我的小弟弟去兴奋得不行。

我转过身去,希望女友大发慈悲,快点结束这场折磨。

强忍已久的泪珠终于夺眶而出,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但是我的小弟弟却没有一丝回缩的迹象!这时,我听见汽车发动机停了,玛丽安离开车,走向餐厅的前门,手里拿着我的裙子。

我想阻止她,但是高耸的小弟弟让我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只有看着她走过去的份。

玛丽安把裙子搭在手臂上。

她走进餐厅,走进那一堆看客中。

我看到她把我的裙子给了一个妇女,我崩溃了。

她站在那儿,和一些妇女说著什么。

那些人似乎很喜欢玛丽安说的,她们不时地大笑就说明了一切。

最后,玛立案和她们似乎达成了什么默契,然后玛丽安就转身离开了。

她走门口,问那个吸烟的男的要了一枝烟,然后笑着走向我。

“感觉如何呀?”“你说呢?”我抱怨道,“你为什么把裙子给她们了?”“这样你就得自己去拿回来呀。”

她装出一幅若无其事样子,说道。

“我绝不会去的。”

我斩钉截铁的答道,“你嫌这还不够吗?”“当然不够啦。”

她回头向她刚结识的新朋友挥挥手,餐厅里立刻爆发出一阵哄笑。

“其实,你很享受这一切的,对吧?”我指了指我的下面,说:“我这样能去吗?”“哈哈,没问题的。

她们没有把你当女人呢……”“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你是穿着女人衣服的男人。

你这个样子进去,不是正好嘛?”“你都跟她们说了些什么呀?”我几乎尖叫起来。

“不要紧张,”她说:“我跟她们说你打赌输了,现在你在受罚呢。”

“天哪,,你真这么说了?”“嗯。

我还跟她们说,其实你潜意思里是喜欢被人羞辱的,所以呢,她们也不用急着把裙子还给你。”

“什么!!!”“她们似乎对这个主义很感兴趣。

我帮她们想了几个招,但是我向她们还有自己的打算吧。

所以呢,我们来做个交易,”说著,她看看了腕上的表,“你有2分钟走进餐厅,否则我就把车开走,你就一个人呆在这里。

而且呢,你也进不了家门,因为钥匙在我这里。

如果你想抢得话,餐厅楼梯上的那位先生不会不管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因为有趣呀,因为我做得越绝,你就会越兴奋,这样我们就可以享受到最大的性福呀,因为你今天几乎让我把脸丢光了。

刚说完,玛丽安就重新回到了车上,锁上了车门。

餐厅那边,无数双眼睛注视着我,目光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

楼梯上的那个家伙用地一枝烟点燃了另一枝烟,然后把第一支烟弹了出去。

他微笑地看着我。

我回头看看玛丽安,她指了指手表,说:“1分钟过去了哟。”

我就呆呆得站在那儿,身体像 住了似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友居然如此整我。

更可气的是,那个拿着我裙子的妇女在窗子后面挥舞着我的裙子,引来一阵哄笑。

“30秒”玛丽安数到。

我总不能穿成这样走回去吧。

这里离家足有10英里。

且不说我的脚是否受得了,就是到家了,总要有人给我开门吧,我的钥匙在玛丽安哪里呢。

谁来给我开门呢?妈妈还是我妹妹?!“15秒,”汽车被发动了。

“天哪!我是别无选择了。”

于是,我振作精神向餐厅走去。

当我走近台阶的时候,那个叼著烟的家伙说道:“甜心,祝你好运……”我快步越过了他,上了台阶,来到大门前,深吸一口气,然后走了进去。

餐厅的服务员默默的注视著,窃窃私语。

我大步的往前走,勉力压制着心中的恐惧。

一个服务员叫道:“嗨,甜心,你的屁股露出来了。”

整个餐厅都快笑翻了,而我的脸和脖子成了猪肝色。

我穿过人群,径直走向那个拿着我裙子的妇女。

我走到了那个妇女桌前。

她大约快40了,保养得很好,长得也不错。

我的裙子就在她的腋下夹着。

她上下打量我,然后说道:“亲爱的,我好喜欢你内衣上的味道。”

全场再次哄笑。

等笑声过去了,那个妇女笑着说:“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宝贝。”

我尽力放松我的喉咙,但是我的声音还是颤的厉害,大家又笑了。

勉强从绷紧的喉咙了挤出一句话:“我想要回我裙子。”

“哪有你这样要东西的?”她说,“你应该先行屈膝礼,然后说我可以……吗”哄笑声再次充斥了餐厅。

我只得弯曲膝盖,尽量优美的行了一个屈膝礼,然后说:“请问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笑声更大了。

那个妇女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你做得还是不够好。

这样吧,你做什么让我高兴的事情,然后我再还给你裙子。”

透过窗户,我可以看见玛丽安,她正坐在车的前盖上,边看边笑。

“你要我做什么呢?”我问道。

“你忘了行屈膝礼哟!”周围的人又忍俊不禁了。

我行过屈膝礼,重复道:“你要我做什么呢?”她装作思考的样子,其实很显然,她早就想好了。

“把你的罩衫脱了,让我们看看你那件漂亮的连体内衣。”

“请不要这样。”

我哀求道。

“屈膝礼!”她提醒。

我照做了。

“你想要回裙子,是吗?”“是的。”

她给我使了个脸色,我会意的行了屈膝礼,然后重复了我的回答。

“那你最好听我的话。”

周围的偷笑和耳语渐渐大了起来。

窗外,玛丽安已经笑得不行了。

慢慢的,我解开了罩衫的纽扣,脱下来放在旁边的椅背上。

偷笑和耳语不绝于耳。

那个中年妇女又给我使了个脸色,我很自觉地行了屈膝礼。

餐厅空调吹出来的风没有丝毫的凉意,我全身的皮肤就像著了火似的——滚烫滚烫。

只有眼角凉凉的……中年妇女不为所动,继续说道:“现在,把连体内衣脱了吧。”

我看着她,饱含泪水的眼睛充满了乞求,但是我知道没有用的。

于是,我行了屈膝礼,脱下了连体内衣,把它搭在罩衫上面。

“”瞧这内裤!这么可爱呀,你真是一个狐狸精,不是吗?“观众发出一片狼嚎。

“还有束腹!”不知谁说道:“噢,一定很不舒服吧。”

“这算什么不舒服”,那个中年妇人说:“把你的内裤和裤袜往前拉拉。

拉开一点就好了。

让我们看看你哪里有东西没有。

“这句话刚一出口,餐厅里已闹成一团了。

我的脸色,可想而知——红得发紫!我笨拙的行了屈膝礼,把内裤和裤袜往前拉开身体几寸。

中年妇人往里面看看,然后失望的摇摇头说:“怎么这么一点点呀!”全场乱成一团。

邻桌的两个小女孩为了看清楚一点,几乎从椅子上摔下来。

其中一个,因为笑得过猛,已经喘不过气来了。

当骚乱的人群平静一点的时候,中年妇女说话了:“嗯……或许我们可以帮你让它长大一点。

让我想想,怎么办呢……”她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假装灵机一动的样子,说:“我知道了——水!”我惊出一身冷汗。

“那么谁愿意助他一臂之力呢?”中年妇女向众人问道。

一个叫贝基的妇女说她愿意。

她似乎很激动,但是还是抑制住了急促的呼吸,拿起一杯水,把水浇到了我的裤袜里面。

水立刻从裤袜里流了出来,顺着我的腿淌到了地上。

人群立刻安静了下来,知道我因为不舒服而发出几声喉音,他们又笑了。

“北极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怎么写她呀?”“谢谢。”

行过屈膝礼,我说道。

围观的人几乎是在怪笑了。

“让我看看,嗯……好像作用不是很明显哦。

谁还愿意帮忙呢?珍妮,你怎么样?”“乐意之至,安。”

原来那个中年妇女叫安珍妮拉开我的裤袜,有一杯水浇了进去。

安对我一使眼色,我心 神会的行屈膝礼,对珍妮表示感谢。

安察看了一下:“不行,还是没有进展。”

说著,她把杯子里的水倒了进去。

习惯性,行屈膝礼,表示感谢。

“如果你把它淹在水里,它是永远也长不大的。”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著,人群中笑声不断。

我真想找个地洞钻呀。

“嗯……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呢?”安说:“我有主意。

我们喂它好了。

多些营养会有帮助的。”

她把吃剩下的沙拉倒了进来。

“我想它还是饿。”

安说。

贝基站起来,把一盘意大利面条以及那些红色的酱也到了进来。

“还是不行。”

贝基说。

站在椅子上的一个小女孩,拿着一叠薄 和配套的果汁走过来。

安示意她继续。

女孩迫不及待的把盘子里的东西刮进我的腹股沟。

“你还挺受欢迎的。

你看,这么多人愿意帮你。”

安说,“让我看看,嗯,有点气色了。”

“现在,一般的营养是不够了。

我看看多来点蛋白质吧。”

贝基说。

“好主意”,安接着说道,“服务生,给我来一些生鸡蛋,谢谢。”

人群中又是一阵骚动。

大家都很期待接着会发生什么。

玛丽安曾经也用过鸡蛋对付我,那次真是把我整惨了。

我开始觉得我的下面开始有反应了。

几分钟以后,服务生拿着一打鸡蛋回来了。

“转过身。”

安说。

我缓缓的转过身去。

大约有30多个人在围观。

绝大部分是女人和女孩子。

至于男人们,后来玛丽安告诉我说,他们早就走开了,因为他们觉得我给男人蒙羞。

一个鸡蛋从背后打进了我的裤袜里。

一直流到我的尾骨末端。

接着,又是一个。

难受的感觉让我轻轻低呼。

“他挺喜欢这样,那么不要停。”

安说。

贝基迅速的打了两个进去。

蛋黄和蛋青在我的腿上流淌著。

我的下体黏糊糊的一大片。

接着,蛋黄和蛋青从我头上流了下来,流进我的胸罩。

又是一个。

“你们看,它大起来了。

哈哈。”

人群一阵欢呼。

是的,它真的挺起来了,可我已经麻木了。

脑中唯一的想法是拿回裙子。

我机械的行过屈膝礼,问道:“请问,我可以拿回我的裙子吗?”安居然显出一脸无辜的神情:“我没有拿呀。”

然后,她望向窗外。

我也跟往外看。

紧闭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点。

窗外,玛丽已经坐在车里,手上舞动着一件白色的东西——我的裙子!在人们的哄笑中,我开始艰难的走出餐厅。

走出餐厅的回程一点都不轻松,我心里总是惴惴的,老觉得她们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

幸运的是,什么都有发生,除了一队结束用餐的女初中生从餐厅里排著队从我身边经过。

无论她们是嘲笑也好,尖叫也好,说一些阴损的话也好,我都已经无动于衷。

羞耻?我已经“恬不知耻”了。

走到车前,玛丽安熄了火,手从车里出来,把钥匙递给我,说:“给你。

你自己拿着,如果你不信我的话。”

我接过钥匙,把身子探进车,点火,发动车子。

然后,我抽身出来。

玛丽安把身子探出来,用手抹掉我脸上的蛋液,激烈的吻我。

而我则在把已经一片狼藉的衣服一件件脱掉。

束胸,连体衣,胸罩,裤袜,内裤,高跟鞋,脖子上的丝巾。

“丰盛的”营养餐撒了一地。

玛丽安用一块毛巾垫好后座,然后我坐了进去。

车向海滩开去……“你长教训了?”她微笑着问我,还给我一个轻轻的吻。

“是的。”

“说说看。”

“下会我变装接你,我会穿件长外套的,那样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广告
广告